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普西的文艺三十题

啊哈……首发在贴吧,看到这个CP太冷就写点力所能及的东西吧……写得好不好这东西嘛……【扔完就跑】
1、前后桌
基尔伯特所在的班级里新来了一位有着美丽碧绿色眼睛的转校生。
“大家好啊,我叫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现在讲台上的这位转校生的声音很好听,透着一股明媚的气息,碧绿色的眼睛仿佛藏着太阳般耀眼,棕色的短发看上去也很阳光。
“啊,卡里埃多同学,你就先坐在那个位子上吧。”老师指了指基尔伯特后面的空座,说道。
然后基尔伯特就全程看着安东尼奥从讲台一直走到自己后面的座位上坐下然后又给了自己一个笑容。
此时老师一个眼刀飞过来:“基尔伯特同学,和你说了多少次,不要把宠物带到学校来!”
“肥啾不是宠物,它是本……我的朋友,”基尔伯特指了指头顶上的肥啾,“再说了,本,呸,我带它又没妨碍到别人,凭什么不能带?”
“呃……”老师被噎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
第一节课下课铃终于响了,基尔伯特感觉身后有人用笔戳了戳自己,回过头去,正对上那双澄澈的碧绿色眼睛。
“它,很可爱呦。”安东尼奥指指基尔伯特头顶上的肥啾,愉快地弯起眼睛笑了起来。
“当然,它可是本大爷的宠物!”基尔伯特回答道。
“一看你刚才就是差点没忍住吧?一直‘本’……‘本’的。”安东尼奥继续笑道。
“喂你什么意思啊!”基尔伯特原地炸毛。
“没什么意思,”安东尼奥把手收回来,“以后我们就是前后桌了,还请多多关照啊。”
2、走廊转角
“那个……贝……什米特同学?”基尔伯特听见身后传来不确定的一句话。
“你有事吗?本大爷可是很忙的,”基尔伯特随口就说出极易被拆穿的谎言,“还有,安东尼奥同学,叫本大爷基尔伯特就可以。”
“那……基尔……伯特同学,”安东尼奥低垂着睫毛,“你学习应该很好吧,能……帮我补补课吗?”
“啊哈,安东尼奥同学原来学习不好吗?那本大爷就发发善心来帮助你一下吧!”基尔伯特刚说完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给咬掉,“不过……面对面补课的话,本大爷可没有那能力,本大爷就把每天课程知识点的总结给你吧。”
“那……谢谢啦。”安东尼奥抬头笑了,笑容灿烂得像一朵盛开的石榴花。
“就在这个走廊转角吧,也没有多少人注意。”基尔伯特撂下这么一句话走了。
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呢?安东尼奥歪着头,想不明白为什么基尔伯特非要找这么一个地方。
“呐,算啦。”安东尼奥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开了。
夕阳橙金色的光芒照进学校无处不在的窗户里,将两人的背影渲染得仿佛一张精妙绝伦的油画。
3、夏与蝉与风铃
夏天的天气总是热得离谱,空气中也总会有一股慵懒的气味,呼吸这种空气总有种沉重得就像在呼吸铁一样的感觉,蝉儿在树枝间有气无力地叫着,面对着太阳的热烈,无论怎样都没有办法在这种鬼天气里找到一种轻快的心情。
基尔伯特看了看手表,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反正这两天天气太热学校放假,而且就算不放假他也有那个不去上学的勇气。弟弟路德维希帮忙去给他们班的一个叫什么费里西安诺的同学补课了,家里就自己一个,虽然不用去上学,但就这么独自闷在家里也真是够无聊的。
啧。基尔伯特看了看窗户的方向,虽然被窗帘挡住了,但还是能感觉得到外面阳光的毒辣。
这个时间所有电视台都不会有什么好节目,本来天气这么热就已经让人快要窒息了,居然连电视都不给人一个活路。
突然,一阵凉爽的清风吹进屋里,吹得挂在屋顶上的风铃发出了叮叮咚咚的清脆响声,基尔伯特吃惊地看着被吹起的窗帘前站着的人。
安东尼奥?!基尔伯特看着眼前人笑吟吟地一步步走进,走到他的面前,将自己的唇慢慢靠近基尔伯特的,然后吻上了他的唇。
基尔伯特只感觉到一阵沁人心脾的清凉,唇上那柔软的触感让人忍不住想得到更多。
“咔嗒。”基尔伯特被路德维希用钥匙开门的声音给吵醒了,这才发现此时已经是黄昏,窗户开着,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燥热变得凉爽的风吹起窗帘,风铃轻轻响起,一如……
一如梦中他到来的样子。
基尔伯特十分反常地什么也没有说,心里却总是有个人影挥之不去。
但是他很清楚,那个人叫安东尼奥。
4、虹
夏天的天气总是说变就变,明明早上还是艳阳高照的晴天,中午就开始下暴雨,压抑潮湿的空气让人烦躁得还不如直接暴露在热辣辣的太阳下,至少,基尔伯特是这么觉得的。
学校的第一个暑假真是够无聊的,还不如每天上课呢,至少不会这么无聊吧。基尔伯特捏了捏手中的肥啾,反感地否定自己是想见安东尼奥才想上学的。
基尔伯特就这样坐在沙发上烦躁地度过了一个压抑的中午,还好下午放晴了,不然这位绝对有无聊到冲到外面去和老天爷理论一番的勇气。
“啊哈肥啾,你看天晴了,本大爷带你出去看看吧!”基尔伯特迅速地把肥啾在脑袋上放好,然后冲出了屋子,“果然还是晴天好啊!”
“咦?基尔伯特同学?”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
“安……安……安东尼奥?”基尔伯特突然舌头打结得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好巧啊,你也在这?”
“我们家要搬到附近……”安东尼奥不解地看着对方过激的反应,“你……没事吧?”
“没……没……没事啊,本大爷有什么事啊,”基尔伯特闪烁着目光,却突然瞥见了天边的一抹彩虹,“你看,彩虹诶。”
“欸?是啊。”安东尼奥顺着基尔伯特的目光看去,果然有一抹美丽的彩虹,那颜色说浅不浅,说浓不浓,正正好好的颜色,没有一笔带过的敷衍,也没有浓墨重彩的涂抹,就是那样的浑然天成,那样美丽。
“啊……我该走了,再见咯!”安东尼奥朝着基尔伯特挥了挥手,离开了。
基尔伯特愣在原地,这么美丽的景色,的确让人不自觉地沉醉。
但沉醉,只不过是为他而沉醉。
5、车站月台
“啧。”基尔伯特此时正不耐烦地站在火车站的月台,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这个路德维希,非要去同学家度什么假,还要他来接,真是操心。
“……哈?基尔伯特同学?这巧合得有点奇怪了吧?”随着声音主人的方向看去,果然是带着笑意的碧绿色眸子,如果不是掐了自己一把感觉很疼之后,基尔伯特真的要以为这又是在做梦了。
“……巧得简直不能再巧……”基尔伯特尴尬地咧了咧嘴,巧你妹啊再这么无缘无故碰到比撞见鬼的几率都大了!
“……你是来接谁吗?”安东尼奥举着伞,笑吟吟地问道,“居然还没带伞,基尔伯特同学身体素质很好不怕感冒吗?”
“啧,”基尔伯特不爽地拧了拧眉毛,说得好像全世界就你一个人带了伞一样!“本大爷是来接本大爷的弟弟,那你呢?”
“啊……那真好啊,我是来……我在等一个人,”安东尼奥的笑容里有几分悲凉,“但是那个人,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哈?”基尔伯特没听懂安东尼奥话里的深意,血红色的眼睛睁了睁。
“没什么,只是希望,基尔伯特同学能够珍惜现在呦,”安东尼奥的笑容里有几分令人心疼的悲哀,“如果不好好把握的话,可能,有些东西正在悄悄消失呢。”
这家伙……到底在说什么啊!基尔伯特皱着眉头回答:“啊我知道了。”
“一听这语气就是没听进去嘛,”安东尼奥愉快地弯起睫毛,“呐,算啦,你看,你的弟弟吧?”
“啊……West这里!”基尔伯特挥了挥手,随机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你怎么知道……”
“基尔伯特同学,你下课可总是要去找你的宝贝弟弟的,我顺便就关注一下咯,”安东尼奥笑笑,把手中的伞塞给对方,“毕竟作为一个哥哥,就算你不需要打伞,也要替你弟弟着想一下吧。”
“……”基尔伯特愣怔着看着对方消失在出口处的身影,手中拿着的伞柄处还留有那人的体温。
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怎么办呢?
6、雨中的紫阳花
“嗯……这花开得很漂亮呢……”安东尼奥俯身靠近公园深绿色叶子中的一丛紫阳花,睫毛轻颤,美得如同一副美丽的画,令人不忍打扰。
“……卧槽。”刚从超市买土豆回来的基尔伯特在回家的路上一直低头,到了公园才抬头看看天空,结果才刚一抬头就像见到了鬼似的呆在了原地。
“没办法啊基尔伯特同学,看来我们真的是很有缘分呢,”看着基尔伯特一脸的懵逼,安东尼奥愉快地笑了,“这都可以碰得到呢。”
“是啊……”是啊,这TM都能碰得到,还有什么事情的几率能比这个还大吗,“不对,谁和你有缘分,明明只是凑巧而已……你在干嘛呢。”
“这不是非常显而易见吗,看花啊,”安东尼奥转过头来,但并没有起身,“基尔伯特同学喜欢花吗?”
“花?那是女孩子才会喜欢的东西吧,本大爷对它才没有兴趣呢,”基尔伯特回答道,“难道你喜欢?”
“当然啦,”安东尼奥笑道,“它们多美啊。”
“切,”基尔伯特没有把后面的“那你是不是有点女性化啊”说出来,走到安东尼奥身边蹲下,“这是什么花啊,一丛一丛的……”
“紫阳花哦,”安东尼奥回答道,“虽然它的学名叫做八仙花,但我还是觉得紫阳花这个名字更好听呢。”
“本大爷对这东西又没有兴趣,自然不了解了,”基尔伯特刚说完就被脑袋上的肥啾狠狠地叨了一口,“哎呦肥啾你干什么!”
“看来是基尔伯特同学说谎了,肥啾不开心了?”安东尼奥在一旁说出事实,“肥啾真的是很可爱呢。”
“肥啾你给本大爷回来!”基尔伯特看着直接跳到安东尼奥怀里的肥啾,“真是的,见异思迁!”
肥啾很不服气地回到了基尔伯特的脑袋上,基尔伯特起身:“那个……我先走了啊。”
“嗯,再见。”安东尼奥也起身,笑道。
基尔伯特匆匆离开,每次碰到安东尼奥都是尴尬得不行,要命的还是他们两个总是能碰到一起去。
喜欢你,是那种永远没有理由的喜欢。
(重稿)6、雨中的紫阳花
好像无论天气怎么样,都不能够深得基尔伯特这位大爷的满意。这样阴雨连绵的样子已经持续了半个多月了,今天的基尔伯特还是坐在家里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就差自己把自己气死了。
基尔伯特走到一楼的阳台,映入眼帘的是那窗户外面大片大片的紫阳花。
其实基尔伯特之前一直都不记得自家房子后面还有这么一大片紫阳花。这些花是以前住在这附近的一位爱花人士种下的,那个人对基尔伯特还是很好的,所以他现在还记得。虽然现在花已经盛开得如同花季的少女一般美丽,可当初的那位种花人却早已看不到这不知让多少人都驻足赞叹景象了。
基尔伯特隐约还记得,那位爱花人士下葬的那天也是像现在一样的雨天,淅淅沥沥的小雨仿佛在为这个人的逝去而哀伤哭泣,可是自己当时忙着要去上学,都没有去看看那个人,甚至,就连这一片紫阳花也忘记了。
基尔伯特轻轻握住胸前的十字架挂坠,似乎是想为自己的无心之过赎罪。低头沉思了三秒种之后重新抬起头来,看着这一丛丛几乎要和窗台一样高的花。
这些紫阳花的花瓣上沾满了雨水,大概,那天和现在也差不多吧,当然,那个时候的紫阳花还不可能会这么茂盛,基尔伯特大概能想象得到,几丛稀稀疏疏的紫阳花可怜地在风吹雨打中摇摆,沾满雨水的花瓣令人怜爱。
不知怎的,基尔伯特的眼前居然出现了安东尼奥的影子,那个家伙也喜欢花呢……
淡蓝色的紫阳花在雨中无言地昭示着什么,但,大概除了当事人,谁也不会知道昭示了什么吧。
7、图书馆窗边书架后
快(wu)乐(liao)的暑假过去就是开学了,基尔伯特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期盼起上学来了:至少,应该不会那么无聊吧。
当然,这种骗人的话也只有他自己相信了。不过反正他自己也不知道正确答案,也没有需要向什么人解释的必要,那大概就没有什么所谓了吧。
下午照例还是学校统一的两节阅读课,全校学生都要到图书馆去看书。基尔伯特对这种东西倒是不怎么反感,于是拿起自己的借书证去图书馆。
这个学校最引以为傲的就是那些比其他楼加起来都多的图书馆,再加上本来这个学校的学生就不是特别多,所以每个图书馆里人都不算太多。
基尔伯特还是很喜欢看书的,也总会找到一个比较隐蔽安静但是很心旷神怡的地方。他给自己指定的地方总是在图书馆的最里面,所有的书架后,最后一扇窗户旁边放着的桌子椅子那里,是一个很少有人问津的地方,但环境很好,阳光不是太强烈,窗子的旁边就是高大的梧桐树,令人感到一种无言的惬意。
“诶嘿?基尔伯特同学也喜欢这个地方吗?”一个如阳光般明媚的声音轻轻响起。
虽然安东尼奥的声音不是很大,也很柔和,基尔伯特却还是被吓了一跳。在他整个人差点就从椅子上摔了下来的时候,安东尼奥反应迅速地把基尔伯特扶住,这才免了基尔伯特一会儿的大呼小叫。
“谢……谢谢,”基尔伯特有点仓促地道谢,站起来之后立即轻轻地拍了拍脑袋上的肥啾,大概也算是一种抚慰吧,“你也喜欢这个地方啊,那本大爷就不打扰你了吧,我先走了……”
“也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我又不介意一起看书,”安东尼奥轻轻地笑了,“何况……如果一会你再摔倒,谁来扶你啊?”
“那是本大爷一时失手……”你不介意我介意啊!本大爷介意和别人一起看书!
“好啦好啦,知道啦,基尔伯特同学刚才只是故意装出来的,对不对?”安东尼奥柔和的碧绿色眼睛里盛满了如阳光般灿烂的笑意,拉开另外一个椅子,坐下了,“我都知道啦。”
基尔伯特悻悻然地重新坐在椅子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自认为还算淡定的性格总是会被面前这个人给轻易打破。
“基尔伯特同学和我看的居然是一本书呢,”安东尼奥在对方愣神了一会之后开口,把对方不知道在哪个星系的思绪给拉回来,“据我所知,这本书这个学校只有这两本呢。”
“……哈……哈哈……那真是……太巧了……”基尔伯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太巧了,这种可能的几率真是好小呢……”
能不小吗整个学校最多的就是书了!基尔伯特还是忍住了内心的吐槽,尴尬地把脸埋在书里。
安东尼奥什么也没有再说了,只是笑笑便开始专注地看书了。
基尔伯特偷偷地打量着安东尼奥:棕色的头发被阳光照得显得有些浅淡,散发着淡淡的光芒,晶莹剔透的碧绿色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也闪着清澈的光,往下就是弧度完美的下巴和修长白皙的脖颈,再往下,被校服衣领遮住的地方就是……
妈的自己在想什么啊!能不能正经一点!基尔伯特暗暗地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头。
“诶?怎么了?”安东尼奥看着对方奇怪的动作,于是不解地问道。
“没……没怎么……”基尔伯特仍旧把整个脸埋在书里,支支吾吾地回答道。
“……”安东尼奥没再说什么,继续看书。
基尔伯特发现安东尼奥洁白细腻的右手手腕上戴着一条因为很长所以套了好几圈的银链,上面挂着几个银色的十字架,更衬得他的胳膊越发白皙修长。
骤然微风轻起,轻轻地吹起安东尼奥美丽的碎发,美得简直无法用脑子想象出来。
终于,阅读课的时间过去了,基尔伯特仿佛逃过了什么大难一样长舒一口气,而此时安东尼奥也起身要走了。
“教室再见吧,基尔伯特同学,”安东尼奥笑着摆了摆手,“可要小心一点不要再摔倒,哦不,不要故意装摔倒哦,我可扶不了你。”
说完,安东尼奥就微笑着,离开了。
基尔伯特站在原地,看着微风又起时窗外梧桐树叶“哗哗”地摆动,每一片叶子都不一样,有趣的很。
但是,永远没有什么能够比你还重要。
8、素描簿
基尔伯特才发现安东尼奥是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学霸,不光成绩很好,别的爱好也有很多,长得又很不错,很容易在女生群里引起尖叫。所以基尔伯特有时候会愤愤不平地想道:这小子既然学习这么好还要我给他补课,难道是在向我炫耀吗?!
“基尔伯特同学?想什么呢?”随着这话映入基尔伯特眼帘的便是一张带着阳光灿烂笑容的脸,“下节课是美术哦,你难道不去画室?”
“……啊……本大爷居然忘了,”基尔伯特像是刚刚缓过神来似的拍了拍脑袋,“那,谢……谢谢你啊。”
“和我说什么谢谢,不过只是不足一提的小事罢了,”安东尼奥温柔地笑着,牵起对方的手,“帮助同学是应该的呀,走吧?基尔伯特同学?”
“其实我经常会去画室的呢,”安东尼奥在和基尔伯特一起走去画室的时候开口道,“我一直很喜欢画画呢,而且这个学校的设施也很好。”
“嗯。”谁信你啊平时下课了没事你就来找本大爷还有你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说得好像谁能拦得住你一样还有谁告诉你这个学校的设施很好了那你原来的学校是有多寒酸啊!
基尔伯特把心中所有的吐槽全都暗暗地说了一遍,还不带标点符号的。
“……呦?基尔伯特同学我感觉你今天十分不在状态呢?难道是发烧了?”安东尼奥轻轻地将修长纤细的手放到对方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不烫啊,难道不是发烧了吗?”
“去你的本大爷才没有发烧!”基尔伯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几天总是想入非非、魂不守舍的。
“好好好,你没有发烧,你很正常,”安东尼奥依旧灿烂地笑了,“到了呦,我去我的位子啦。”
“快去吧快去吧。”基尔伯特赶紧送走这个让自己一点也不在状态的“罪魁祸首”。
课上,基尔伯特也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脸朝着窗户外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手上转着的笔倒是没用停下来,否则肯定他肯定会回过神来的。
已经过了大半节课,基尔伯特才愣愣地翻开自己的素描簿,才发现里面全是安东尼奥。笑着的安东尼奥,温柔的安东尼奥,认真的安东尼奥,奋笔疾书的安东尼奥……真是太多安东尼奥了,基尔伯特赶紧合上本子,生怕被别人看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住进了我的心里,那么,就请不要再走了,好吗?
9、碎花窗帘
某天下课,基尔伯特回头的时候正好碰到安东尼奥正往课桌里放些什么,于是理所应当地问道:“你在放什么啊?”
“啊……窗帘,”安东尼奥把好不容易才放进去的东西拿出来给对方看,“反正都已经是差不多要扔掉的东西了。”
“……你没事带窗帘干嘛,怕晒啊?”基尔伯特指着那小清新的由淡黄色和淡绿色组成的碎花窗帘,一脸无奈地问道,“还是你觉得咱们教室的窗帘需要换成这样一个少女的风格?”
“哎呀,都不是啦,”安东尼奥再次把叠得整整齐齐的的窗帘老大难地放进桌膛里,“都说了是要扔掉的东西啦,有必要知道为什么吗?”
“当然有必要,”基尔伯特捅了捅头上快要睡着的肥啾,正色道,“毕竟这东西可不是会在正常情况下带的。”
“是啊,非正常情况就是我要把它扔掉,”安东尼奥睁着一双澄澈的碧绿色眸子,十分认真地说道,“所以‘为什么’什么的,也就无所谓了吧?”
“……”基尔伯特面对着对方这么强大的理由差点从位子上摔下来,“本大爷就是想问你为什么要把它带过来而已,仅此而已。”
“因为我要把它扔掉啊。”安东尼奥的眼睛里满是认真。
“……”基尔伯特感觉自己一口老血都快喷出来了,“本大爷就是……算了本大爷不问了。”
“哈?”安东尼奥笑了,“逗你玩的啦,这是我妹妹的,一会……我要给她送过去的。”
“诶你妹妹?没听你说起过呢,叫什么啊?”基尔伯特把脖子伸的老长,一脸八卦地问道。
“噗哧,”安东尼奥见到对方这副样子,感觉很是有趣,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叫‘伊莎贝拉·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啦,是今年夏天才入学的学生,才是高一而已呢。”
“喔……”基尔伯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声音里有点失落,“所以你下课就要去找她吗?”
“基尔伯特同学,我发现你真的是有点傻呢,”安东尼奥弯起眉毛,愉快地笑了笑,“我和你都已经聊了半个课间了,还剩下十分钟,你以为我还有那个闲心再去高一部转一圈吗?”
“你才傻呢,本大爷聪明得很!”基尔伯特十万分不服气地在原地冲着安东尼奥大喊道。
“好啦好啦,我傻我傻,”安东尼奥继续抿嘴笑,“一会午休的时候再说,她住校,所以我才要去给她送窗帘呀。”
“那……”基尔伯特还想问些什么。
“……基尔伯特同学,这是我妈妈亲手做的窗帘,我妹妹她只喜欢妈妈做的,这回够明白了吧?”安东尼奥还是一副笑颜。
“为什么她不自己去拿,或者,她为什么不拿着呢?”此时的基尔伯特满肚子的“为什么”。
“因为……”安东尼奥的笑容变得有些黯淡,“我们的爸爸妈妈离异了,我和妈妈一起生活,她和爸爸一起生活。”
“啊,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抱歉。”基尔伯特知道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没关系啦,我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悲伤的,两个人在一起不开心就分开,也没有什么好怪他们的,”安东尼奥温柔地笑笑,“我很莫名其妙的,偏偏会对这种事情很看得开呢。”
“……那还好,还好,”转过头去,“总比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来得好。”
“……”安东尼奥面对基尔伯特如此悲哀的语气只能装作什么也没有听见,拿出书来准备下一节课。
“我和弟弟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亲生父母给抛弃了,小到什么时候呢,那个时候我才两岁半,弟弟也仅仅只有几个月大而已。后来一个好心的人收留了我们,没过几年,他却又得病死了。他死的那年,我五岁,弟弟三岁。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不断地为生存而奋斗,因为我知道,我不只要让自己活下去,我还要让弟弟活下去,所以我要争夺两倍的生存空间和条件。在陷入绝境的时候,我无数次地对自己说,我可以死,但是如果我死了,谁来照顾弟弟呢?他还那么小,他还什么都不会呢,这是我的信念,也是我唯一可以凭借的东西,我可以无所谓,但是弟弟绝对不可以!就这样,我终于苟延残喘地活到了今天。”这是基尔伯特极小声的一段话,只能,也只是说给安东尼奥听的一段话。
直到,我遇到了你,是你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确实还有希望存在,是你让我知道我还可以为了除了弟弟以外的人活着,是你让我知道我还有东西可以去珍惜,去守护。
这些话,我在心里说过千百次,在你面前,却一次也没有说出口。
10、虫鸣
盛夏稍过,各种各样的小虫子还是在树叶间、草丛间无聊地长鸣,令人们的心情也变得有些烦躁。
体育课上,刚刚跑完一千五百米的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坐在操场中央的塑胶草坪上休息。一分钟不到,气还没喘匀的安东尼奥突然起身,走向教学楼前面的一大片真正的草坪。
“喂喂你干嘛去?”基尔伯特眼疾手快地拉住对方的手,随即又放开了,“刚跑完一千五,你就这么有活力继续到处跑?”
“我哪有到处跑啦,再说了,你难道没听体育老师说,刚跑完步是要走一会的吗?”安东尼奥回头笑道,“再说了,我只是想去教学楼那边的草地而已,操场也没有大到那种可以让我走丢的程度。”
“本大爷当然知道了!只是想问问你要干什么去而已啊!”基尔伯特一脸不服气地抱臂道。
“你和我一起去不就知道了嘛,”安东尼奥碧绿色的眼睛盛满了午后灿烂的阳光,“亲眼目睹一下总比什么也不知道地听我说来得好吧?”
“……那好吧。”基尔伯特也是个好奇心强得要死的家伙,不知道为什么绝不罢休。
“那就来吧。”安东尼奥声音轻快地说道。
于是基尔伯特跟着安东尼奥穿过大半个操场来到教学楼前面的草坪上。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基尔伯特不明所以地摸了摸头,“这里有什么可看的。”
“我也没说一定是看啊,”安东尼奥回头灿烂地笑道,“你听,能听到什么?”
“……只有虫子瞎叫的声音。”基尔伯特沉默着听了一会之后开口道。
“……”安东尼奥无奈地看向别处,“基尔伯特同学,你的用词难道就这么没有美感吗?”
“那你说本大爷应该用什么词语呢?”基尔伯特十分不服气地反问道。
“这是虫鸣,多自然啊,你在哪里还能听到呢?”安东尼奥也有点不服气地回答道。
“在本大爷家房子后面的树丛里。”基尔伯特静静地反驳。
“……”安东尼奥不知道这么强大的话应该怎么回答,只好沉默。
看对方被自己噎得说不出话来,基尔伯特感觉很有意思:“怎么样?没话说了吧?”
“……”安东尼奥深深地叹了口气,仿佛要把心中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呼出去,“你仔细听,这虫鸣才不是瞎叫的呢,明明很好听。”
“……”基尔伯特沉默。
“基尔伯特同学,一会就要下课了,别忘了回教室。”安东尼奥转身要离开。
“你……”基尔伯特想要挽留。
“放心吧,操场还没有大到那种我可以走丢的程度,”安东尼奥的声音和背影冷漠决绝,“基尔伯特同学要是闲得无聊的话,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
为什么,一定要在我以为我可以触碰到你的时候离开我?为什么,一定要在我以为我可以拥有你的时候放弃我?难道,是我错了吗……
隔阂,终于还是出现了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可以避免的东西。
对不起,不是我的气量小,而是你对于我来说太重要,我只会因为你而难受。
11、落叶与公园长椅
两个人上次的不愉快在还没有上下一节课的时候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可能只是安东尼奥最近的压力太大吧,这种事情其实自己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自我疗伤一会就会好了,结果……先开口道歉的还是安东尼奥。基尔伯特虽然很内疚,但是他绝对没有那个勇气先开口道歉,何况安东尼奥也不喜欢那种抓着自己一个劲道歉的人,自己难受的时候,只要自己一个人静静地待一会就好了,此时越把他挖出来反而越会适得其反。
转眼便已入秋,金风送爽,万物皆开始染上那秋之金色。
“下午放假,你有安排吗?”安东尼奥用一摞书挡住脸,只露出一双澄澈而又美丽的碧绿色眸子,目光里认真却又有几分撒娇的味道,看上去很是可爱,让人很想用手戳一戳,“和我去看电影怎么样?”
“……你不写作业啊,都快期中考试了,你不复习?”基尔伯特用手点了点对方的额头。
“哎呀,作业什么的……反正还有明天和后天呢,着什么急,”安东尼奥整个趴在桌子上,“还有复习,你什么时候见我复习过,反正是个无伤大雅的期中考试而已,还是等到期末考试再努力吧。”
“……你不复习本大爷还要复习呢。”基尔伯特迟疑着回答道。
“哎呀,真是麻烦,这样,我陪你,我也不复习,考砸了我陪你,这样好了吧?”安东尼奥碧绿色的眼睛里有几分哀求的意味,“就陪我去呗,你看我都陪你考砸了,你居然还忍心不陪我去?”
“行行行,本大爷陪你去好了吧,”基尔伯特一脸无奈地说道,“反正明天后天可以复习,今天本大爷就大发慈悲地陪你去吧!”
“嗯哼,基尔伯特同学最好了,”安东尼奥顺手就把对方头顶上的肥啾一把给揪了过来,当然,安东尼奥手的力道温柔得很,用这个字只不过是形容肥啾的“肥”罢了,“下午就在学校门口见面吧。”
“嗯。”基尔伯特看着对方一带着脸阳光灿烂笑容地轻轻逗弄手中的肥啾,也舒心地笑了。
“那就说好了喔,一点。”安东尼奥鼓起嘴,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食指比了一个“一”,那个样子真是可爱得让人想把他搂在怀里亲一口。
“好好好,说好了,本大爷绝对不会迟到的,只是你不要迟到就好。”基尔伯特咧嘴笑道。
这两个人总是能遇到那最小的概率,基尔伯特才刚出门,就看到了安东尼奥:“喂!”
“我回到家才想起来我家搬到这边来了,我直接开找你就好了嘛,但是不知道你家是哪座房子,”安东尼奥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就记得是这个方向,结果我刚刚往这个方向来的时候,你就出来啦。”
“……”基尔伯特扶额,这么小的几率,研究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故意的还是真的了,反正也无所谓了,何况遇到安东尼奥正是自己所期盼的事情。
“那就走吧,时间可不等人呦。”安东尼奥笑着牵起对方的手。
“嗯。”
两人从影院出来,回来的时候经过上次的公园。
“真没想到啊,时间过得真是快,就只是转眼之间,居然……已经是秋天了呢……”安东尼奥看着满眼萧索的景象,不禁感叹道,“记得上次我们两个在这里碰到的时候还是夏天呢,那个时候这里的紫阳花开得很美呢,没想到现在……”
原来盛开着美丽紫阳花的地方,现在就只剩下些枯萎的残枝败叶,满目之中,尽数苍凉。
“那当然了,毕竟花又不能常开。”美丽的事物注定不会长久,那你是不是终究也会离我而去呢?
安东尼奥看着如血般鲜红的夕阳把自己濒临消失的橙黄色的阳光洒在公园洁白的长椅上,把制作精致的长椅染成一样美丽的橙黄色。他走过去轻轻把长椅上落满的金黄色落叶拨到地上,这一切完了之后还拍了拍手:“果然还是这样看起来舒服多了。”
“……你真是无聊得要死啊,没事非要把叶子弄下去干什么,”基尔伯特对于安东尼奥无聊的行为就是一脸的不屑,“难道你还要再坐一下吗?”
“既然你说了,那就是吧,”听完了对方的话,安东尼奥干脆就直接坐在椅子上,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基尔伯特同学难道不坐过来吗?”
“坐就坐,本大爷怕什么啊。”基尔伯特也走过来坐下了。
两人坐着的位置刚好朝着夕阳落下的方位,如血般的残阳已经落下去一小半了,想必很快就要完全落下去了。面对着这样的景象,基尔伯特可没有那么多的闲心去欣赏,刚想起身回家,肩膀上突然就被人增加了重量:“让我靠一下吧,基尔伯特同学,况且我感觉基尔伯特同学没有废柴到那种一碰就倒的程度吧。”
“本大爷才没有……”基尔伯特大声反驳道。
“好了好了你没有,情绪别太激动啊,拜托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安东尼奥轻轻地说道。
“……”基尔伯特只好闭嘴。
基尔伯特努力让自己不要乱动,连呼吸都故意放轻了,生怕惊扰到了安东尼奥,而这时开口的却变成了安东尼奥:“基尔伯特同学,你明明比你的弟弟大了两岁,却只比他高了一个年级,是你晚上了一年学?”
“嗯。”基尔伯特简单地回答道。
“我猜……也是为了你的弟弟吧?”安东尼奥知道基尔伯特看不见自己,所以毫不掩饰自己眼睛里盛满的落寞。
“嗯。”基尔伯特回答得都十分简短。
“真是羡慕你的弟弟啊,有这样一个好哥哥,他真是很幸福呢……”安东尼奥开始连语气都变得暗淡起来,“我的哥哥……”
“他怎么了?”基尔伯特还是不改八卦的本性。
“……嗯……怎么说呢……大概就是……再也回不来了的那种,对,”安东尼奥用难以想象的一丝欢快掩盖了语气里的一丝颤抖,“他再也回不来了。”
“……”基尔伯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如果不是安东尼奥靠在自己肩上,他连一嘴巴子抽死自己的心都有了,自己居然又问到了不该问的问题。
“啊哈,反正也无所谓了,这世间,又有谁能够长久呢,不过一百多年就消失了,”安东尼奥起身,“那,基尔伯特同学,比赛吧,谁先跑到家。”
安东尼奥轻轻地笑了笑,没有跑,基尔伯特也是,两个人都伫立在原地,面对面地沉默。
夕阳几乎已经落下去了,天也暗了下来,安东尼奥先打破这僵局:“再不走,就有坏人出来了哦,那么,再见咯,基尔伯特同学。”
“……再见。”在对方已经有了一段之后,基尔伯特才有勇气说出这样无力的两个字。
既然,你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别人的身上,那么,谁来把心思用在你身上呢?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