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怎么说呢,入恋与也有好几个月了,为什么后知后觉才发现许墨墨的日语cv是我平砸小媳妇儿呢?!?!?!
……每天听小媳妇儿的drama里面哭音喘得不行现在根本没法直视他本音了嘛!真是难为人!
话说平砸配许墨墨用的美人音?!?!?!引人犯罪啊好不好血槽空啊!

虽然嘴上说着什么退缘见可是我个没出息的又回来了……大家好啊……(被打)

maxia之前下定决心谁都拦不住退圈了结果??????

看了两场世界杯就抑制不住自己想回aph了??????(等等你醒醒!!!)

它仿佛有毒?????

可能是我有病会自动带入……

可是我忍不住啊!大老婆加油啊!二老婆加油啊!老公加油啊!瑞桑加油啊!

cp自然和以前一样,雷打不动,all西all丁。

只是好鸡儿冷我可能蹲不住。

maxia!!!!!!

以后除了更文,大概不会上这个号了(醒醒没人在乎你在不在!)。

很简单,因为糟心。

已经处在跳坑边缘,谁知道会不会回来了。

勿念(没有人会想你!)。

就算是为自己的智商打call吧budui

昨天晚上和母上窝在沙发上看电视(鬼知道为什么马上中考了我还在看电视),正好看到有人在唱苏轼大大的那首《念奴娇·赤壁怀古》,听着听着,母上突然转过头来问我:“《念奴娇》这首诗说的是‘小乔初嫁了’,是小乔嫁给周瑜,对吧?”
我点点头:“对啊。”
母上大人继续说:“‘雄姿勃发’说的是周瑜,可‘羽扇纶巾’指的不是诸葛亮吗?”
我继续点头:“对啊,那就是诸葛亮和周瑜结婚呗。”
恭喜获得母上白眼一枚。
亮瑜党标准回答bushi。
我爱苏东坡大大buni。
小乔:我不要面子的吗?
这位乔婉生前是个体面人。

〖信邦〗表白失败的方法

#中考之前的系列?bu#
#反正要是有人这么和我表白绝对是不想活了buni#
#结尾彩蛋?bu#

        此时的韩信一身洁白西装,整个人打理得十分庄重,乍一眼看上去一定是万千少女的理想情人,然而此时他却手捧玫瑰,单膝跪地,向着刘邦深情地说:“老三,请嫁给我吧!”

        刘邦:“???什么玩意????”

        韩信:“平时说刘老三习惯了……”

        刘邦:“……”

        后来我们的韩重言选手就在隔壁医院住院部待了两个月。

————————————————————

        但每当韩信回忆起这事,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因为那时刘邦不仅在病床边照顾了他两个月,还答应了他的表白。

        虽然刘邦回答这不过是觉得自己良心不安,而且看着韩信那副德行就想一拳打爆他。

         哦不我们要关爱残疾人。

        但是请大家注意一下,我们的刘邦同学什么时候有过良心?(bushi)

        就比如现在,虽然有着想一拳打爆对方的念头最终却还是轻轻地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嘁,老夫老妻的做派。

〖亮瑜〗被理科男表白什么感觉

#中考之前的最后挣扎(大概吧)#
#是真的感觉这种钢铁直男很没救了#

        毕业后,周瑜回到了校园,正是蝉在树间叫得正欢的时节,花已经渐渐地开始凋谢,让人看着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看着曾经熟悉的校园以后不再会为自己响起上课铃声,心里就有那么一丝失落。

        或许这份失落,也不一定是仅仅由于想到了这些吧。

        “公瑾?”熟悉的声音于耳畔响起。

        风中回眸,刹那便是我所追求的永恒。

        “好久不见。”诸葛亮那如天空般澄澈的双眸让周瑜产生了那么一瞬想要溺亡其中的想法。

        此时,学校广播应景地响起:“下面播放诸葛学长为他心爱的人点播的歌曲,祝福他与周瑜学长百年好合。”

         那一瞬,日光倾城,令人痴迷。

         下一秒,广播里响起了雄壮的……

        《运动员进行曲》。

         周瑜:“……再见。”

        据说诸葛亮至今都不明白哪里有问题。

〖信瑜〗〖鹊瑜〗Beautiful Nightmare.

#蛾子们要的cp#
#我还是习惯一点一点发#
#这是一千五百字,不算我这些废话的谢谢#
01:异状
    “越人。”平时清冷的嗓音此刻显得十分透亮,似乎隐隐约约地透露着一丝期待的声线令扁鹊不禁感到几分讶异。
    “公瑾有什么事吗?”微微抿起嘴以便使自己因看到心上人而露出的笑容显得更加浅淡,碧绿色的眼中闪烁着一种如果此时周瑜仔细观察的话一定会感到十分罕见的快乐光芒。
    “……能陪我……一起去看看篮球赛吗?”周瑜的脸上似乎漾起了一层浅淡的粉色,令人不禁想到樱花盛开时那满林绚丽的颜色。
    那种盛景,也远远比不上这般呢。
    扁鹊收拾收拾自己的小心情,刚想答应,突然想到周瑜这样从来都是以文化课为主的乖乖生,怎么会突然想去看什么篮球赛……
    “……怎么,突然想起要去看篮球赛?”扁鹊问道,“你不是一向都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吗?”
    “啊……也没什么啦,就是……突然心血来潮……要是越人不方便的话就不用陪我去啦……”周瑜有些局促地轻笑,“毕竟总是拜托越人和自己一起……有点不好意思呢。”
    “……”扁鹊微微皱眉,他知道周瑜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可自己却又不好意思戳穿,“只是问一下,陪公瑾去的话当然没有问题。”
    “那可真的是,太感谢了。”周瑜弯起好看的睫毛笑了,在教室柔和而明亮的光中显得愈发灿烂。
    ……至少,这笑容是为我而展露的吧。
    扁鹊心里却没有什么太好的预感。
    在一天的想入非非过后,放学的铃声终于打响,扁鹊飞速收拾好书包,静静地看着周瑜一本一本有条理且不紧不慢地把书本放入书包每一个它们应该在的隔间里。
    扁鹊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那一头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喜欢看那有着光芒流转的血色双眸认真地盯着每一本书的名字,喜欢看那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拿起每一本干净整洁的书,再轻轻地放进书包里。
    就好像,就好像在注视着珍宝一样的感觉。扁鹊对此的形容从不避讳,也毫不吝啬,为此他甚至主动担任了班级里拿钥匙开门锁门的职务,只为不打扰这一刻的宁静。
    ……当然了,如果我们的公瑾同学稍微来得晚一些的话,就能看到教室门口站着一排自己班的学生。
    毕竟谁也不敢惹这位被扁鹊罩着的人。
    今天的周瑜收拾的速度却是意外地快了许多,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催着他不得不急急忙忙收拾好走出教室。
    扁鹊虽再次心生疑惑,却也没有挑明,只是在默默地锁好教室门之后跟上周瑜的步伐。
    此时,操场上有着大批大批向校门口走去的学生,当然,还有一些痴迷体育的学生滞留在学校里打打篮球什么的。
    刚才还急得要死的周瑜此时却像被调慢了时间一般慢悠悠地走在操场上,回答扁鹊的话语也变得极为敷衍。
    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扁鹊也只能乖乖噤声,顺着周瑜的眼神看过去,那是一个扎着亮红色高马尾的男生,投篮的姿势也十分标准,篮球架下坐了不少看起来是他迷妹的女孩子,正神魂颠倒地犯着花痴。
    ……有什么好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扁鹊刚想收回目光,却发现周瑜的目光还在紧紧地盯着那红发男生,那样子仿佛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看来篮球架下的人又要多一个了吧。
    “公瑾。”扁鹊的一句话唤回周瑜的神智,那人立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赶紧收回自己过于炽热的目光,白皙如雪的双颊似乎带上了几分红晕,在晚霞的映衬之下显得极为不明显。
    “……那个……”走到校门口时周瑜犹豫着开口,却又没有把自己想说的话真的说出来。
    “怎么了?”扁鹊侧眸看向自己心上人,被霞光渲染得过于美丽的画面令一向以理智和绝情的扁鹊也恍惚了神智。
“……也没什么……再见越人,今天我要去亲戚家,不能和你同路……那我走了啊。”周瑜挥了挥手。
“嗯。”扁鹊也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走了近百步,扁鹊突然回头看向校门口,在门口建筑物的遮挡之下,隐隐约约有个自己一直追随着的那个身影,在血红血红的夕阳下,正透过学校的栅栏从外往里默默地注视着操场上那个能真正系住他眼神的人。
……真失败啊。

〖白嬴〗换情头

#掷骰子输产物,短小精悍#
#哎呦我天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俩#

        某天,嬴政看够了列表里面一堆换情头的,于是找到白起问能不能换个情头。

        ”啊啊当然可以!但是抱歉啊阿政,我这里只剩下一格网了没法换……”

        嬴政想扣他一脸妈卖批。

        “那你把密码给朕,朕亲自换也行!”

       一个小时之后。

        “抱抱抱抱……抱歉阿政,我忘了密码是什么了我这就去换一个!”

        “……朕要睡觉了。”

        嬴政叹着气把手机放下,不一会,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在消息栏显示着:白起:密码是woaiazheng。

        哼,勉强原谅你了。

依旧是根据自己和小伙伴们的智障日常改编的,太短了天呐我对不起你qvq @晷砂–冷月如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