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多cp〗《男友力是个好东西,你老公有吗?》

*主亮瑜、信邦、白云、药鱼/扁庄
*今天发现了头上居然长了很多白头发……emmmmm我是不是要死了……
*果然还是要换个积极向上一点的bgm比较好吧
02:帮人也请给我走肾一点啊好不好
        “啊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啊!”韩信在练习了无数次对刘邦的忏悔却没有一次感觉满意之后彻底崩溃,引得一路上侧目无数。
        “……你这么随随便便走在路上然后还偏要喊出来的话纪律委员会很苦恼的。”张良淡漠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啊啊张良啊求你了帮我个忙吧!”韩信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我拒绝。”张良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衣角从韩信手里慢慢地拽了出来。
        “连内容都不问一下就拒绝的吗?”
        “……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你是和刘邦闹矛盾了好吗。”张良拍了拍衣服上并不真实存在着的灰。
        “所以你要帮帮我啊!”
        “……我拒绝谢谢。”张良似乎是感觉无聊了,转身准备离开,走到一半却又回头,“从哪里开始,就应该到那里去寻找答案。”
        ……什么玩意儿啊完全听不懂。
       与此同时,学校医务室内。
        “说起来……韩信那家伙能领悟吗……”扁鹊一边看着窗外操场上迷茫在风中的韩信一边抱臂说道。
        “那……那个……越人……那个……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啊……”庄周坐在校医室的床上,有些局促地来回晃着脚,“这样对韩信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欺负你就应该道歉!而且是不郑重绝对不原谅他的那种!”扁鹊认真地看着自家善良得不行的媳妇儿感觉有点无奈,“反正都进行到这了,也有很多人帮着演戏了,半途而废的话只怕是对不起之前的策划了吧。”
        “嗯……可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太好……”庄周说道。
       “没事的,我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是不可能会让我媳妇儿受委屈的。”扁鹊搂过庄周的肩,“只是张良那个人说话特别……晦涩难懂……也不知道韩信能不能领会啊……”
       “他道不道歉都无所谓啦……有越人陪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啦。”庄周浅笑着靠进扁鹊的怀里。
       有你在,别的我都可以不在乎啊。
       另一边。
       李白、赵云、诸葛亮、周瑜正听着张良描述他和韩信的对话,听完之后,几个人的表现是这样的:
       李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样子坐到椅子上,要不是云妹细心及时扶住了他,此时他已经躺在地上哀叹为什么是张良去完成这个任务。)
       诸葛亮:(用手挡住脸一副“我的天哪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但是知道了之后还是很崩溃啊”的样子。)
       赵云&周瑜:(一脸尴尬地笑。)
       良久,李白开口:“我觉得吧,这事还是让子龙去比较好。”
       诸葛亮&周瑜:(强烈点头。)
       赵云:???
       于是张良开口:“你们聊吧,我走了。”
       这帮人都是一对一对的就我一个是单着的有点奇怪好不好啊。
       “所以为什么是我去啊?”赵云继续提出这个问题。
       “因为你说话韩信能听得懂。”诸葛亮尴尬地开口,“而且子龙你的话比较容易被相信。”
       “为什么啊?容易被相信?”
       “因为,你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实在……简单地说,就是傻到不会骗人。”一旁的周瑜给出正解。
       李白:媳妇儿啊虽然这话我也不愿意听但是我觉得公瑾说的对。
       韩信在回家路上还是内心忐忑,不知道怎样去和刘邦说话,只好在外面瞎转悠了好久。
       回到家,看到卧室里面的灯已经灭了,韩信乖乖地坐到了沙发上,看着没有打开的手机屏幕愣了一会。
       ……手……机?
       韩信表示自己可能是有办法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行……但是也要试一试吧。

大家一起耍韩信吧,多好玩pei

说起来跳跳找到了撩老婆的方法了,那各位的局还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了!

评论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