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来自一个画渣的哀嚎……我爱扁庄啊!

在病房用演算本er画der……不要问我为什么病房里会有演算本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其实我住院请假也是要写作业的……(哭得像个三百斤的球)

私设学生鹊×仙女周,我也不知道子休的衣服是怎么画出来的……

对对对子休是仙女,就是那种有个不让自己闺女下凡间而自家闺女偏偏还是下去了还顺便谈了个恋爱于是就把女儿女婿硬生生拆散的爹的仙女……(突然发现这可以写个文啊???)

子休其实哭啦……还有子休其实是用飞的但我没画出来(捂脸)

等我复活了就着手写扁庄辣!期待快点好起来……

所以就是摸个鱼就有这么多感想我是不是太话唠了……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