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信邦〗表白失败的方法

#中考之前的系列?bu#
#反正要是有人这么和我表白绝对是不想活了buni#
#结尾彩蛋?bu#

        此时的韩信一身洁白西装,整个人打理得十分庄重,乍一眼看上去一定是万千少女的理想情人,然而此时他却手捧玫瑰,单膝跪地,向着刘邦深情地说:“老三,请嫁给我吧!”

        刘邦:“???什么玩意????”

        韩信:“平时说刘老三习惯了……”

        刘邦:“……”

        后来我们的韩重言选手就在隔壁医院住院部待了两个月。

————————————————————

        但每当韩信回忆起这事,总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因为那时刘邦不仅在病床边照顾了他两个月,还答应了他的表白。

        虽然刘邦回答这不过是觉得自己良心不安,而且看着韩信那副德行就想一拳打爆他。

         哦不我们要关爱残疾人。

        但是请大家注意一下,我们的刘邦同学什么时候有过良心?(bushi)

        就比如现在,虽然有着想一拳打爆对方的念头最终却还是轻轻地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嘁,老夫老妻的做派。

〖信瑜〗〖鹊瑜〗Beautiful Nightmare.

#蛾子们要的cp#
#我还是习惯一点一点发#
#这是一千五百字,不算我这些废话的谢谢#
01:异状
    “越人。”平时清冷的嗓音此刻显得十分透亮,似乎隐隐约约地透露着一丝期待的声线令扁鹊不禁感到几分讶异。
    “公瑾有什么事吗?”微微抿起嘴以便使自己因看到心上人而露出的笑容显得更加浅淡,碧绿色的眼中闪烁着一种如果此时周瑜仔细观察的话一定会感到十分罕见的快乐光芒。
    “……能陪我……一起去看看篮球赛吗?”周瑜的脸上似乎漾起了一层浅淡的粉色,令人不禁想到樱花盛开时那满林绚丽的颜色。
    那种盛景,也远远比不上这般呢。
    扁鹊收拾收拾自己的小心情,刚想答应,突然想到周瑜这样从来都是以文化课为主的乖乖生,怎么会突然想去看什么篮球赛……
    “……怎么,突然想起要去看篮球赛?”扁鹊问道,“你不是一向都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吗?”
    “啊……也没什么啦,就是……突然心血来潮……要是越人不方便的话就不用陪我去啦……”周瑜有些局促地轻笑,“毕竟总是拜托越人和自己一起……有点不好意思呢。”
    “……”扁鹊微微皱眉,他知道周瑜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可自己却又不好意思戳穿,“只是问一下,陪公瑾去的话当然没有问题。”
    “那可真的是,太感谢了。”周瑜弯起好看的睫毛笑了,在教室柔和而明亮的光中显得愈发灿烂。
    ……至少,这笑容是为我而展露的吧。
    扁鹊心里却没有什么太好的预感。
    在一天的想入非非过后,放学的铃声终于打响,扁鹊飞速收拾好书包,静静地看着周瑜一本一本有条理且不紧不慢地把书本放入书包每一个它们应该在的隔间里。
    扁鹊喜欢这种感觉,喜欢看那一头柔顺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喜欢看那有着光芒流转的血色双眸认真地盯着每一本书的名字,喜欢看那修长而白皙的手指拿起每一本干净整洁的书,再轻轻地放进书包里。
    就好像,就好像在注视着珍宝一样的感觉。扁鹊对此的形容从不避讳,也毫不吝啬,为此他甚至主动担任了班级里拿钥匙开门锁门的职务,只为不打扰这一刻的宁静。
    ……当然了,如果我们的公瑾同学稍微来得晚一些的话,就能看到教室门口站着一排自己班的学生。
    毕竟谁也不敢惹这位被扁鹊罩着的人。
    今天的周瑜收拾的速度却是意外地快了许多,似乎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催着他不得不急急忙忙收拾好走出教室。
    扁鹊虽再次心生疑惑,却也没有挑明,只是在默默地锁好教室门之后跟上周瑜的步伐。
    此时,操场上有着大批大批向校门口走去的学生,当然,还有一些痴迷体育的学生滞留在学校里打打篮球什么的。
    刚才还急得要死的周瑜此时却像被调慢了时间一般慢悠悠地走在操场上,回答扁鹊的话语也变得极为敷衍。
    找不到什么共同话题,扁鹊也只能乖乖噤声,顺着周瑜的眼神看过去,那是一个扎着亮红色高马尾的男生,投篮的姿势也十分标准,篮球架下坐了不少看起来是他迷妹的女孩子,正神魂颠倒地犯着花痴。
    ……有什么好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扁鹊刚想收回目光,却发现周瑜的目光还在紧紧地盯着那红发男生,那样子仿佛深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了。
    ……看来篮球架下的人又要多一个了吧。
    “公瑾。”扁鹊的一句话唤回周瑜的神智,那人立即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赶紧收回自己过于炽热的目光,白皙如雪的双颊似乎带上了几分红晕,在晚霞的映衬之下显得极为不明显。
    “……那个……”走到校门口时周瑜犹豫着开口,却又没有把自己想说的话真的说出来。
    “怎么了?”扁鹊侧眸看向自己心上人,被霞光渲染得过于美丽的画面令一向以理智和绝情的扁鹊也恍惚了神智。
“……也没什么……再见越人,今天我要去亲戚家,不能和你同路……那我走了啊。”周瑜挥了挥手。
“嗯。”扁鹊也挥了挥手,算是道别。
走了近百步,扁鹊突然回头看向校门口,在门口建筑物的遮挡之下,隐隐约约有个自己一直追随着的那个身影,在血红血红的夕阳下,正透过学校的栅栏从外往里默默地注视着操场上那个能真正系住他眼神的人。
……真失败啊。

〖白嬴〗换情头

#掷骰子输产物,短小精悍#
#哎呦我天我为什么那么喜欢他俩#

        某天,嬴政看够了列表里面一堆换情头的,于是找到白起问能不能换个情头。

        ”啊啊当然可以!但是抱歉啊阿政,我这里只剩下一格网了没法换……”

        嬴政想扣他一脸妈卖批。

        “那你把密码给朕,朕亲自换也行!”

       一个小时之后。

        “抱抱抱抱……抱歉阿政,我忘了密码是什么了我这就去换一个!”

        “……朕要睡觉了。”

        嬴政叹着气把手机放下,不一会,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在消息栏显示着:白起:密码是woaiazheng。

        哼,勉强原谅你了。

依旧是根据自己和小伙伴们的智障日常改编的,太短了天呐我对不起你qvq @晷砂–冷月如焰

〖多cp〗《男友力是个好东西,你老公有吗?》

#主亮瑜、信邦、白云、药鱼/扁庄
#最近爆炸开心,我要撒糖(算了吧你)
#是真的很喜欢他们!
#本文有白嬴出没注意!!所以打了tag
04:亲老公就是要给自家媳妇儿送人头
        晚上,韩信照例还是躺在了沙发上,想了想刘邦这次考得好一定会上线去浪,就拿起了手机,用自己平时另一个极少用的QQ进入了游戏。
        什么?为什么会有另一个QQ?你们这帮人不知道有些小秘密是在老婆查水表的时候不能给他看的么?作为男人,是需要隐私的!
        先发送一个好友邀请,再违心地说说自己看到他的神操作很崇拜啊之类的,果然就被对方接受了。
        邀请着打了几盘游戏,韩信开始问:“小哥哥打得这么好没有女朋友吗?”
        刘邦秒回:“抱歉我有老公拒绝发展恋人关系。”
        韩信在沙发上开心炸了,突然从沙发上滚了下来,弄出了很大的声音。
        刘邦冷漠的声音从里屋幽幽地传了出来:“不能好好在沙发上待着就给我滚到楼道里面去睡。”
        看来还是没消气啊……
        韩信叹气,突然想起来赵云今天和自己说过的话。
        犹豫着给庄周发了一个类似于对不起之类的消息,结果对方秒回:“态度不诚恳!明天当面道歉!”
        韩信:“我靠你是扁鹊吧!”
        另一边:“没错我就是,别忘了明天道歉!”
        我吃柠檬啊,你什么人啊这么变态自家老婆QQ都在手里攥着???
        没办法了……反正是自己有错在先……
        于是第二天,韩信真的找庄周道歉了,虽然被扁鹊说着不满意重来了五十二次诚恳的道歉,但大概还是很圆满(韩信:p啊!)的。
        于是韩信看着庄周趴在扁鹊怀里,撒娇般地说:“那越人我们原谅他吧?”
        扁鹊把庄周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处,宠溺地说道:“好吧,你说什么都好。”
        韩信(一口老血):喂,我说你们能不能稍微在意一下你们旁边这个人的感受啊???
        扁鹊&庄周:不能。
        韩信突然感觉人生无望。
        扁鹊给刘邦打了个电话,放下电话对韩信说道:“刘邦说他在教室呢,快去吧。”
        于是韩信赶紧逃离这个充满了秀恩爱的气味的地方。
       窗户是打开的,微风吹起洁白的窗帘,教室里空空荡荡的,只有刘邦一个人还坐在位子上。
        韩信一激动,脑子就容易少根筋,突然就窜到了刘邦的面前。
        “我日你奶奶的韩断腿!”刘邦差点吓得从椅子上摔下来,“我真是不应该原谅你。”
        “不不不不不不……原谅还是应该的,毕竟我知道错了啊是吧……”韩信摇手。
        “这回知道了?谁说了算?”
        “当然是你啊。”
        “谁更厉害?”
        “你啊。”
        “谁能治得了你韩信?”
        “当然是你……诶媳妇儿你问这些干什么……”
        然后讲台后面突然冒出来四人组。
        韩信:mmp,我强烈要求给这四个人取名叫神出鬼没组!
        虽然内心妈卖批但是表面还是要微笑的,韩信努力使自己的表情变得云淡风轻一点。
        “问问各位学霸,不是学霸的学霸,偏科极为严重的学霸,还有伪装成学霸的学霸,晚上赏脸上线浪一下?”韩信身后的刘邦倒是不紧不慢地说道,“毕竟你们的目的达到了。”
        “什么目的啊!就是为了让我示软?”韩信表示自家媳妇儿不帮着自己他很难受啊。
        “不不不,不是示软,只是单纯要个把柄。”李白摇摇头。
        ……可再见吧您们。
        晚上。
        “不来感谢我一下吗我可是拉了白嬴夫夫来凑5v5了啊。”刘邦在准备的时候说道。
        其他人表示这个组队很迷啊,红方韩信、扁鹊、李白、诸葛亮、白起,蓝方刘邦、庄周、赵云、周瑜、嬴政。
        ……OK君主大人的瞎操作我们都配合。
        于是开场不到一分钟李白就送了一血。
        韩信刚想吐槽李白,对方居然就在全部频道里喊开了:“子龙真棒啊能死在自家媳妇儿的手里实在是幸福死了!!!”
        其他八人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李太白,这是谁啊没见过。
        赵云原地懵逼。
        于是红方开始了送人头之旅。
        中后期出了白嬴还在正常地你送我拿人头之外……其他各位人设全都崩掉了……
        扁鹊和庄周坐在墙上看风景,丝毫不理会下面的战事,要不是两个人血条颜色不一样倒还真像一个阵营看风景的。
        另一边李白顺着河道追赵云,路上还顺便拿了个暴君主宰啥的,赵云表示我完全不想见你,于是两个人在野区玩起了捉迷藏,位移玩得蓝都快没了。
        中路周瑜和诸葛亮对峙,基本上就是诸葛亮想过去来个爱的抱抱,结果每次都被周瑜的东风浩荡推开了,看着自家媳妇儿吊着只剩下一点点蓝还往塔下面躲的诸葛亮表示自己是很伤心的。
        行动范围最大的还是要数韩信和刘邦了,这两个人满地图跑,怕被防御塔打死刘邦这一路可谓困难重重啊,躲进塔里又出来,跑来跑去身后总是会跟着一个韩断腿。
        小兵:我们还打个P,收拾收拾东西回家去吧。
        嬴政看着小地图,上面每个人的行走路线都充满了迷之骚气。
        他抬头看了一眼看风景的扁鹊和庄周,转过头无奈地对白起说:“朕也想上去了。”
        ……这可咋整。
        于是在这种乱七八糟的局面出现了大约三十分钟以后,蓝方终于集体投降。
        你们这帮人,等着家暴吧!
        据说那天一共跪折了十块搓衣板。
        事后。
信邦:
        刘邦责令韩信把自己重新带上了王者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白云:
        李白一示软云妹就什么办法也没有就只好原谅他了,一边顺毛一边嘱咐下次可不能这样了啊。
亮瑜:
        诸葛亮痛心疾首地发誓并保证自己下次绝对绝对不会这样了,周瑜才勉强不让他睡沙发了。
药鱼:
        两个人腻腻歪歪地抱着睡了一个晚上。
白嬴:
        白起给嬴政讲不仅他们两个不懂连歪果仁也不太懂的童话故事。

开心,写着写着就放飞自我了……

有些自娱自乐向

〖亮瑜〗嘟嘟反套路日常

        这天四月二日,诸葛亮突然在QQ上找到周瑜:“公瑾,昨天可是愚人节啊,你都不骗我一下的嘛?”

       周瑜:“没那个心情。”

       诸葛亮:“哇这么冷淡的嘛,就不能配合我一下?”

       周瑜:“那好吧。”

       过了一会,屏幕上发过来几个字。

       “我是你祖宗。”

       “公瑾这个好像骂人啊……”

       “……那程度轻一点,我是你爸爸。”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愚人节不太适合我。”

嘟嘟干得真漂亮!就应该杀杀亮亮的锐气bushi

〖多cp〗《男友力是个好东西,你老公有吗?》

#主亮瑜、信邦、白云、药鱼/扁庄
#我讨厌考试无论是大考小考大测试小测试语文数学英语物理化学我都不喜欢!!!
#所以来考个试吧bushi
03:所谓男友力该如何展现?
       今天照例是出分的日子,韩信漫不经心地在榜上找着自己的名字,前几十名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他韩信就算是抄了年组第一的卷子也不可能考得那么好。
       果然排名有点下降,还是因为和刘邦那件事吗?
       韩信挠头,无意瞥到刘邦的名字。
       我靠这家伙!居然进了前十?!
       虽然这家伙平时就比自己考得好一点,就一点点,但前十啊各位?!平时大小考试占据着前十名的永远都是那几个人,后排的孩子们就算是觊觎也不可能够得到,这刘邦莫不是抄到了哪位学霸的卷子?
       无心留意了一下第一,还是诸葛亮,第二理所当然就是周瑜。
       ……哈,看来诸葛亮又要撕卷子了。
       见识过两位日常的韩信不知怎么居然幸灾乐祸起来了。
       (诸葛亮:我哄媳妇儿容易吗我。)
        一旁扁鹊安慰自家媳妇儿:“没事的子休,还有下次考试,又不是永远都考不好,这几天我来帮你补补课吧。”
       庄周看着成绩单,倒不是怎么为成绩发愁,但是既然扁鹊都这么说了,那自然是好了。
       “子休考不好大概也是韩信那家伙闹的吧,以后绝对不会让他再欺负你了。”扁鹊又开始碎碎念。
       (韩信:exm怎么什么都怪我???我也很背的好吗我老婆到现在都不理我?!?!)
       其实不是啦……庄周的双眼浮现出一抹温柔的色彩。
       是因为不想把注意力放在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事情上啊……
       话说韩信正走向食堂,路上突然窜出了赵云。
       “我靠赵云你日常走路都这么吓人是吗?!”韩信吓得差点撞到一旁的墙上,“你有什么事吗?话说李白居然让你一个人继续这么吓人的走位?”
       “不……不是啦……抱歉吓到你了啊……”赵云紧张得很,“李白让我告诉你应该主动去和庄周道歉然后让他帮你向刘邦求情。”
       一旁隐藏在教学楼后面的三人不同幅度全作扶额状。
       “真是亲媳妇儿……一定要把自己老公卖出去啊?”李白还不忘吐槽。
       “还不如你自己直接去和韩信说呢好不好。”
       “如果不是因为公瑾和他不熟我怎么可能放心让子龙去……”
       再看一脸懵逼的韩信。
       “蛤?”
       我怕不是聋了?
       刚想再问些什么,赵云却已经跑没影了。
       这都什么骚操作啊。
       男人的尊严怎么可能轻易就放下啊!
       至少等我过了今晚吧……
       一旁亮瑜白云四人组。
       李白和诸葛亮都在极尽自己所有的浪漫细胞秀恩爱,于是尴尬的场面一度出现了。
       李白:子龙快来亲亲我,今天是我们正式在一起的第二百七十一天纪念日哦!
       赵云:(脸红)这……不好吧……
       诸葛亮:公瑾,今天是我们相识的第一千三百五十八天呦,赐我一个吻吧。
       周瑜:……滚。
       实在烦得不行了,周瑜拽过赵云:“实在不行咱们两个凑活着过吧。”
       赵云耿直点头。
       “别这样啊子龙你居然还点头了什么意思啊???”
       “就是同意的意思呗。”
       “什么操作啊我觉得现在挺好的不用改的其实!”
       “但是我觉得创新很有必要。”
       “???我们要哭了啊?”
       “这样对我们是很残忍的!”
       怎么治过于缠人的男朋友?
       就这么治!
       (刘邦:老子都没出场!)
       好吧给邦哥加戏(bu)
       在教室窗户旁往外张望的刘邦一脸无聊地看着还在原地懵逼的韩信,皱着眉叹气:“这家伙笨得简直了……还等着他过来给我道歉呢……”
       刘邦突然有点后悔当时答应了扁鹊的提议。
       ……所以说韩信没事瞎嘚瑟什么啊!
       (韩信:阿嚏!又有人骂我了?)

抱歉啦剧情关系邦哥戏份只能加成这样……

看着他们这样的日常就很开心了……

不更新的日常又要来了……

【亮瑜】某亮套路公瑾的作死日常

亮:公瑾,我来考考你单词吧!

瑜:好吧。

亮:“husband”的第二个字母是什么?

瑜:“U”啊。

亮:那“wife”的第二个字母呢?

瑜:“I”。

亮:对啊,公瑾说的好棒啊。

五秒后,诸葛亮成功变身红烧村夫。

(嘟嘟表示不想再理这个人……)

我来解释一下,诸葛亮说husband,嘟嘟回答U(You,你),诸葛亮说wife,嘟嘟回答I(我)

亮亮不挨打才怪呢……

这是个以前在书上看到的梗……最近我班某妹子非要让我写个套路……我只能套路成这样了嗯……

这次已经是丑得连我自己都不想看了

不行我不能一个人留着辣眼睛……

太恶心的话看剧情就好了

其实我本来不想展示我感人的画风的,但是我们班一妹子非要我画个“叫夫君”的系列……

so……我都是画了什么玩意儿啊!

画画太难了我还是乖乖躺平吧

就是个调♂教的故事吧……

图片颜色不一样是因为我的手机已经卡到连移动滤镜都跟不上了……(哭泣)

辣眼睛,瞎了我可不管,也别骂我,我依旧不理你们;)

画渣来了,别喷我

刘邦:太白,你看……

李白:叫夫君。

刘邦(//////////):……滚啦。

李白:就不。

(一旁蝴蝶:mmp又虐狗。)

就是想发个小甜饼而已,但是画实在是渣……

谁知道蝴蝶怎么来的,就当作是子休也吃白邦吧

邦哥衣服私设,瞎画的

头发这个问题嘛……平时邦邦的头发不是束(我没用错动词吧)成发髻平时看上去才是短发,散下来自然就是长发啦……(瞎jb逼逼)虽然还是没收住画长了……

我在班级里成功把很多妹子拉进这坑来了,虽然她们都不是文手画手(咳咳)

啊我的狗字我的狗画我的……反正很狗,用来自娱自乐而已,我快乐我自豪我骄傲

就是很丑就对了,想骂我的请省省吧我不想理你们嘿:)

〖多cp〗《男友力是个好东西,你老公有吗?》

*主亮瑜、信邦、白云、药鱼/扁庄
*今天发现了头上居然长了很多白头发……emmmmm我是不是要死了……
*果然还是要换个积极向上一点的bgm比较好吧
02:帮人也请给我走肾一点啊好不好
        “啊啊啊啊到底该怎么办啊!”韩信在练习了无数次对刘邦的忏悔却没有一次感觉满意之后彻底崩溃,引得一路上侧目无数。
        “……你这么随随便便走在路上然后还偏要喊出来的话纪律委员会很苦恼的。”张良淡漠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啊啊张良啊求你了帮我个忙吧!”韩信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我拒绝。”张良不动声色地把自己的衣角从韩信手里慢慢地拽了出来。
        “连内容都不问一下就拒绝的吗?”
        “……用膝盖想想都知道你是和刘邦闹矛盾了好吗。”张良拍了拍衣服上并不真实存在着的灰。
        “所以你要帮帮我啊!”
        “……我拒绝谢谢。”张良似乎是感觉无聊了,转身准备离开,走到一半却又回头,“从哪里开始,就应该到那里去寻找答案。”
        ……什么玩意儿啊完全听不懂。
       与此同时,学校医务室内。
        “说起来……韩信那家伙能领悟吗……”扁鹊一边看着窗外操场上迷茫在风中的韩信一边抱臂说道。
        “那……那个……越人……那个……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啊……”庄周坐在校医室的床上,有些局促地来回晃着脚,“这样对韩信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欺负你就应该道歉!而且是不郑重绝对不原谅他的那种!”扁鹊认真地看着自家善良得不行的媳妇儿感觉有点无奈,“反正都进行到这了,也有很多人帮着演戏了,半途而废的话只怕是对不起之前的策划了吧。”
        “嗯……可我还是感觉有点不太好……”庄周说道。
       “没事的,我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好怕的呢?我是不可能会让我媳妇儿受委屈的。”扁鹊搂过庄周的肩,“只是张良那个人说话特别……晦涩难懂……也不知道韩信能不能领会啊……”
       “他道不道歉都无所谓啦……有越人陪在我身边我就什么都不怕啦。”庄周浅笑着靠进扁鹊的怀里。
       有你在,别的我都可以不在乎啊。
       另一边。
       李白、赵云、诸葛亮、周瑜正听着张良描述他和韩信的对话,听完之后,几个人的表现是这样的:
       李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无奈样子坐到椅子上,要不是云妹细心及时扶住了他,此时他已经躺在地上哀叹为什么是张良去完成这个任务。)
       诸葛亮:(用手挡住脸一副“我的天哪我就知道会是这样但是知道了之后还是很崩溃啊”的样子。)
       赵云&周瑜:(一脸尴尬地笑。)
       良久,李白开口:“我觉得吧,这事还是让子龙去比较好。”
       诸葛亮&周瑜:(强烈点头。)
       赵云:???
       于是张良开口:“你们聊吧,我走了。”
       这帮人都是一对一对的就我一个是单着的有点奇怪好不好啊。
       “所以为什么是我去啊?”赵云继续提出这个问题。
       “因为你说话韩信能听得懂。”诸葛亮尴尬地开口,“而且子龙你的话比较容易被相信。”
       “为什么啊?容易被相信?”
       “因为,你给人的印象就是比较实在……简单地说,就是傻到不会骗人。”一旁的周瑜给出正解。
       李白:媳妇儿啊虽然这话我也不愿意听但是我觉得公瑾说的对。
       韩信在回家路上还是内心忐忑,不知道怎样去和刘邦说话,只好在外面瞎转悠了好久。
       回到家,看到卧室里面的灯已经灭了,韩信乖乖地坐到了沙发上,看着没有打开的手机屏幕愣了一会。
       ……手……机?
       韩信表示自己可能是有办法了,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行……但是也要试一试吧。

大家一起耍韩信吧,多好玩pei

说起来跳跳找到了撩老婆的方法了,那各位的局还有什么用吗?

当然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