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来自一个画渣(各种废……)的摸鱼……
自己都觉得辣眼睛……
于是给小号当头像了(ni
……还有我画的嘟嘟全都被小伙伴们当成女孩子了(x
……谁说长头发的就一定是女孩子啊!然而我的辩解并没有什么用……
算了就这样吧,女孩子就女孩子了(buni)
我知道嘟嘟是男孩子就好了……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