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咱能不起名吗?)

#米西#
#脑残设定#
#ooc注意#
#会崩皮#
#设定连本人都不了解系列#
        有许多人都愿意来德克萨斯旅行的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美丽的乡村风光,特色十足的乡村风光,柔和的夕阳,在小酒馆里喝上几口酒,真是人生的享受啊。
        当然,除了那些牛仔和赏金猎人。
        “哈哈哈哈哈哈本hero又拯救世界啦!”一身帅气的牛仔服装、骑着马(虽然说是牛仔……但总不能骑着牛吧?!)的金发青年老远就传过来了。
        “怎么了琼斯?看你心情不是一般的好啊,”旁边的约翰(非国家,私设)叼着烟帮着他把马牵好,“我们最厉害的赏金猎人琼斯先生,你是不是把那个悬赏最高的‘暴龙’给杀了?”
        “哈哈哈哈哈那是自然!本hero有什么做不到的!”金发青年拍了拍胸口,蓝色的眼睛里盛满的全是骄傲,扶了扶眼镜框,然后把胳膊搭在对方的肩膀上,“hero我这一路回来回来都渴了,来,走吧,陪hero我喝两口?再听听hero我的战绩吧?”
        “走吧,”约翰也笑了是,和他一起进去,“对了,我这有烟你抽不抽,好烟,古巴的。”
        “那给hero我来一根吧,”金发青年把烟点着,抽了一口,吐出一片白烟,“好烟,劲大!”
        “我就说是好烟吧,”约翰笑了,“来喝点什么?”
        “老样子呗,”金发青年瞅着手里的烟,笑了,“你这烟又是抢的吧?”
        “什么都瞒不过你,从英国佬那抢的,”约翰凑近他说道,“在他们卸载物资的时候抢的。”
        “你胆子挺大啊,英国佬的东西你都敢抢?”虽然嘴上这么说,金发青年还是继续自顾自地抽烟,“你再这么下去,hero我都快护不住你了。”
        “哎呀阿尔你什么做不到啊,你是咱们这最厉害的赏金猎人,政府都得给您面子不是?” 约翰把酒拿来,谄媚地笑着。
        “话是这么说……”阿尔弗雷德狠狠地把烟捻灭,“下次再搞出这么大的事hero我可不帮你了。”
        “是是是,下次一定注意,”约翰刚喝了一口酒就迫不及待地和阿尔弗雷德说起来,“最近酒吧新来了几个妹子,身材可好了,您要不要过目一下?”
        “喂喂喂,你们是神经病啊!我是男的看不出来啊!”一个身着女装的人被两个男人押了上来,此人皮肤通透洁白,棕色的头发略略带着贵族的卷曲,碧绿色的眼睛最是澄澈,灵动美丽仿佛那绿宝石一样。
        “那好了,就是她了。”阿尔弗雷德嘴角扬起一抹恶劣的微笑,紧紧地掐着人的下颌在他的耳边仿佛吹气般地说了什么于是这个人立即放弃了挣扎。
        晚上。
        “啊呀真是要累死hero我了!”阿尔弗雷德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沉重的衣服脱下去。
        “@$&%#@#%$@$%$#$%&……”角落里嘴被胶带封住,手脚都被绑住的、一身女装的人忍不住发出自己的抗议,虽然……对方听不懂吧。
        “哎呀,我都忘了你了,”阿尔弗雷德走近那个人,蹲下端详对方美丽的面容,“行了,hero我给你解开,然后你从哪里来的回哪里去吧。”
        “……”因为嘴被封住,所以安东尼奥只能用一种恶狠狠的憎恶眼光看着对方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嗯,怎么了?这样还不满意?非要hero我把你上了才好?”阿尔弗雷德轻轻撕下胶带,笑着轻轻拍了拍对方白皙的脸。
        “……我去你妈的……”安东尼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要不是你们这些美洲土著,我怎么会变成这样!居然还敢这么对我!”
        “呵,看你这擦脂抹粉的,也不像个美国人,欧洲来的吧?”阿尔弗雷德停下解开对方手上绳子的动作,又拍了拍安东尼奥的脸。
        “那是当然,我和你们这些土著不一样……喂!放开我!说好的让我走呢!”安东尼奥叫起来。
        “啊……hero我突然没有这个心情了呢……”阿尔弗雷德懒洋洋地在沙发上坐下,“家里养一个从欧洲来的贵族小女仆也不错。”
        说实话,安东尼奥也不知道他怎么回去,本来就是和父亲吵完架之后自己偷偷跑出来的,回去之后肯定又会挨骂然后被关禁闭,还不如现在先躲在这里,等以后再做打算。
        “不接受‘小女仆’这个称呼。”安东尼奥声音平静且有一丝冷漠,还把头别了过去。
        “不接受也要接受哦~来吧,叫hero一声主人~”阿尔弗雷德一脸欠打地张开双臂,翘着二郎腿。
        “你们这些美洲土著奇怪得很啊好不好!”安东尼奥气得跳了起来,“都说了我是男的!眼睛瞎啊!果然只是天生的杂种吗!”
        阿尔弗雷德听到这个词的时候瞬间就被激怒了,一把掐着对方的脖子把对方狠狠地按在了地板上。
       “你有病啊!疼死了!”安东尼奥皱着眉说道,“还有,要弄死我就用点力啊!”
       “……”阿尔弗雷德松开了手,“卧室在那边。”
       然后阿尔弗雷德一头倒在沙发上,任安东尼奥怎么推都不起来。
       怪人。安东尼奥这么想着。
       ……不过还不算坏。
—TBC—

评论(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