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典丁的恋爱练习三十题

大家好啊!没错又是我!我还是觉得一题一题更比较好(滚),不会弃的,放心,毕竟……这点责任感还是有的……
1、初次拜访
        丁马克和贝瓦尔德·乌克森谢纳是一对冤家,对,全校皆知的冤——家!两个人几乎是从小打到大,就算是不打架,也会打打嘴仗什么的,总之就是没有一个消停时候。当然了,事件的挑起者永远都不可能会是贝瓦尔德。
        “嘿!贝瓦尔德,怎么样?今天要来打一架吗?”一个很吵的声音传入正坐在自己座位上安静地看着书的贝瓦尔德耳中。
        “……”戴着眼镜且面无表情的维京人并没有说话,甚至连看都没有看丁马克一眼。
        丁马克对于对方这种忽视自己的行为感到十分恼火,一把拽走贝瓦尔德手中的书就扔向了教室前面的垃圾桶,命中率高得吓人,那本书在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之后,被完美地扔到了垃圾桶里。
        贝瓦尔德登时黑了脸,“腾”地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虽然连一句话也没有说,那散发着黑暗气场的万年冰山脸还是让整个教室里的人都感觉到脊背一阵发凉,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丁马克。
        下面就是两个人的打架日常外加贝瓦尔德把丁马克的书包整个都从窗户扔了出去。
        虽然这很像电视剧的狗血剧情,但当时校长大人出现得的确不是时候。结果可想而知,除了差点被开除学籍还有和平时打架后一样的请家长、罚站、写检讨之外,还有负责一个学期的整个学校的清洁工作。
        于是两个人消停了一阵子,只要从教学楼里透过窗户向操场上看一眼,就能看到两个身影“勤劳”地在一片洁白的操场上扫雪。虽然提诺、诺威和艾斯兰一有空就去帮他们两个,但两个人每天上课的时间仍是少得可怜。
        不过,只要是个正常人,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这种看上去的“和平”是不可能会持续下去的。这不,才安分了三四天,两个人居然又在扫雪的时候打起雪仗来了,还好当时所有班级都在教室里上课,没有几个人看到,看到的人也只不过是不经意地往窗外看了一眼才看到的。
        比如说……诺威。他本来只是关一下窗户,因为自己亲爱的弟弟艾斯兰感觉有点冷,结果就看到了两个人不管不顾地打起雪仗的场面。
        “啧,那两个家伙啊……”诺威的面瘫脸丝毫没变,只是微微地皱了下眉头。
        本来只是一句无心的感慨,却被后座的提诺听到了,随机对方向窗外看去:“真的呢……他们两个居然又打起来了……”
        讲台上的老师听到了这里的窃窃私语声,立即一个眼刀飞过来,于是提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继续看书,而诺威则一脸面瘫地迎接老师凶狠的目光,自顾自地坐了下去,没有任何异样。
        于是老师什么也没说,继续讲课。
        丁马克和贝瓦尔德打了一个下午的雪仗,直到放学才发现衣服里都被对方塞满了雪,冻得两个人瑟瑟发抖,而丁马克一把扔下扫雪用的铁锹就飞奔出了校门。
        第二天,扫雪的就只剩下了贝瓦尔德。后来贝瓦尔德问了提诺才知道丁马克发烧了才请假没有来。
        “我觉得你应该去看看他,毕竟他发烧是因为你啊。”提诺这么说道。
        “……”贝瓦尔德什么也没说,像是在思考着对方说的话。
        于是,下午贝瓦尔德也请了假。
        贝瓦尔德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居然来拜访自己的死敌,不过,既然来都来了,也就不用再在乎什么了,所以贝瓦尔德在按响丁马克家的门铃之前都是一种浑浑噩噩(自认为的)的状态。
        开门的是一脸虚弱,嘴里还叼着温度计的丁马克:“你来干嘛?如果是聊天的话,免了,如果是打架,那还是改天吧。”
        贝瓦尔德不等对方说完,就已经强硬地“闯”进了丁马克家,房子很大却又几分冷清:“你一个人住?”
        丁马克关上门,嘴里叼着温度计不满地哼哼了两声:“是啊,不过老爷我今天可没有心情跟你打架。”
        说完,丁马克看了看温度计上面的数字,自言自语道:“38.6℃……居然还在烧啊……”平时精神又帅气的翘着的金发此时则显得有些萎蔫:“喂,鲱鱼佬,要是想吃点什么的话就自己去冰箱里拿吧,老爷我可没有那兴致给你拿。”
        面无表情的维京人只是看着对方,什么也没说。
        丁马克感觉头疼得厉害,但还是一脸逞强的笑容:“有你这么没有礼貌的吗,连话都不说一句,毕竟是初次拜访啊,还是……你觉得让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很有意思?”
        贝瓦尔德依旧什么也没说,于是丁马克自讨没趣地耸了耸肩,正要准备走开的时候突然被对方拽过来一把推倒在沙发上:“你干什么?!”丁马克看着笼罩在自己上方的贝瓦尔德,有些惊慌失措。
        贝瓦尔德仍旧不说话,不知怎的,他鬼使神差般地吻上了对方因发烧而有些微微发烫的唇。
        丁马克显然已经愣得不知所措了,大脑一片空白,连去思考这到底是个什么鬼情况的脑细胞都腾不出来。直到贝瓦尔德一句匆匆的“对不起”和离去的背影才让他悄悄缓过神来,慢慢地用手肘将整个身子支起,愕然地用手碰了碰还带着那个人余温的唇。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贝瓦尔德和丁马克都想搞清楚这个问题。
        不过嘛,有的时候,不知道原因也是挺好的,真的,就这样打打闹闹下去,可能……总有一天会成熟的吧。
哦对了需要注意的一点是瑞桑是因为昨天(不管啦就这么说了)打雪仗把大老爷搞得发烧了才道歉,不是因为强吻他道歉!!!(毕竟……这也是可能瑞桑的……不自主的意识?[手动滑稽])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