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英西的恋爱练习三十题

没错又是我!我是打不死的小强!
1、初次拜访
“今天晚上很冷啊,要不明天再去吧,而且都这么晚了,”佩德罗看了看外面已经下了一天的雪,有点担心地对已经穿上外套的安东尼奥说道,“就是学校的一个无所谓的调查嘛,需要这么认真吗?”
“当然啦,”安东尼奥已经轻轻地推开了房门,“我会尽量早点回来的啦。”
安东尼奥说完,便轻轻地带上了门,留给自家哥哥佩德罗一个清脆温柔的关门声。佩德罗不解地在原地摇了摇头,自己的蠢弟弟居然这么热衷于这种无聊的纯属学校抽风的无谓任务。
“算了,还是事先给亚瑟打个电话吧。”佩德罗随手往围裙上抹了两下,自言自语道。
外面的雪仿佛小了一点,风却更大了,马路上一个人,甚至连一个车也没有,只有几盏昏黄而破败的路灯在风中不断地摇曳,发出一声声刺耳的、令人心烦的“吱呀”声。安东尼奥每呼出一口气都是一团白色的水雾,耳朵早已被冻得通红而此时简直要失去知觉,身上仅存的一丝温度感觉要被这噬骨般的寒冷给侵蚀殆尽。
“嗯……这里就是了吧……”安东尼奥驻足在一栋看起来比其他房子都要华丽的别墅前,轻轻地走上门前的几阶楼梯,缓缓地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门便开了,开门的是个和安东尼奥年龄相仿的男生,十八岁上下,长得很好看,金色的细碎短发和翠绿色的眼睛呈现出他不凡的高贵血统,皮肤洁白细腻而且通透,身上的衣服虽然是再普通不过的常服,却被眼前人穿出了一种贵族的感觉……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最抢眼的还是对方那又粗又黑的眉毛,虽然很引人注目,但并没有任何的违和感,反而增添了几分威严,于是安东尼奥轻轻地笑了笑。
“你是……”对方轻轻地挑了挑眉,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语气也冰冷得很。
“哦,我是来……”安东尼奥微笑着开口。
“啊,你是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是吧?刚才佩……咳咳,你是来做调查的吧,别在外面站着了,多冷啊,快进来。”对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语气也变得热情了很多,把因为来不及适应对方态度的迅速改变而一脸懵逼的安东尼奥请到了屋内。
“喔,”安东尼奥忍不住小小声地赞叹了一下对方家里的金碧辉煌,随后又察觉到了一点点的不大对劲,“那……那个……虽然这么问可能有点不太礼貌……呃……你是一个人在家吗?”
“……呃……对,平时是这样的,”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提问,对方明显地愣了一下,眼神突然黯淡起来,充满了一种无言的悲哀,“我的哥哥和弟弟们不经常和我一起住在这里。”
“啊,是这样么……”看着对方的反应,安东尼奥似乎知道了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对了,你叫亚瑟·柯克兰?很好的名字啊。”
安东尼奥被亚瑟请到沙发上坐下,棕色的短发略略有些卷曲,细碎的刘海微微挡住那双流光溢彩的碧绿色眸子,白皙的皮肤上泛着微微的红晕,勾人的薄唇勾起一抹阳光灿烂的美丽笑容,整个人仿佛身处画中一般不真实,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然后之后的三十分钟都是该死的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让安东尼奥问亚瑟的问题以及亚瑟的完美回答。安东尼奥和亚瑟两个人感觉都有点“相见恨晚”,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啊……我该回去了呢,不然哥哥该担心了……”安东尼奥看了一下时间,“那么,再见咯。”
“再见。”亚瑟展露出自己那极为“稀有”但笑容,亲自送安东尼奥出了门。
“亚瑟儿亚瑟儿,刚才那个大哥哥长得好好看啊!”小阿尔突然从旁边的不知道哪个房间里窜出来,大叫道,“亚瑟儿是不是也很喜欢他呢?”
“啧,”所以说小鬼就是小鬼,“没事问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干什么,行了,已经不早了,快睡觉去吧。”
“哦!那晚安啊亚瑟儿!”
亚瑟望着窗外深夜的雪景,还有安东尼奥离去的背影,心里默默地说道:晚安。
祝你晚安。
啊哈哈哈哈哈我就一题一题更能把我怎么样啊哈哈哈哈哈哈(揍飞)
(爬回来)好吧各位我错了,毕竟……要给点时间对不对啊哈哈哈哈哈哈(跑)
另:阿米你这样随便瞎说大实话真的好吗?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