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典丁……的日常码文……(不是玩意的玩意……)

日常码文三[典丁]
“啊哈贝瓦尔德今天可是我的生日哦!”丁马克吵吵嚷嚷地说道,“明天才是你的生日。”
“怎么?想用事实证明你比我老?”贝瓦尔德看着书的眼睛并没有离开,罕见地回了一嘴,然后做好接受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控诉的准备。
“……贝瓦尔德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这顶多能够证明我的生日比你早嘛好讨厌啊你还有最重要的应该是……”丁马克一口气顺下来,都不带标点符号的,“这意味着你应该表示表示啊!”
“……”你真是无聊到一定程度了,都老夫老妻的了还要什么表示啊。
“贝瓦尔德你怎么可以这么冷淡呢你知道我有多期待吗你不觉得很对不起我吗信不信我现在就回到诺子那里去啊!”丁马克说话依旧不带标点。
“哦那请便,”贝瓦尔德让出路来,“还有,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
“……”丁马克感觉自己的头顶上都在冒烟,如果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他的丈夫的话,他绝对有勇气给他一拳。
不对,揍不揍他和是不是丈夫没有关系吧!
然后丁马克一个拳头就挥了过去。
再然后……
“我靠贝瓦尔德你放手啊啊啊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丁马克的手腕被对方狠狠掰了过去。
“……”贝瓦尔德的面瘫脸依旧没变,但听声还是松了手。
丁马克抓住机会踢向对方的小腿……
“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卧槽?!”
然后我们可爱的北欧的王者就这样华丽丽地摔倒了……
结果就是贝瓦尔德得意地给对方来了个“地咚”。
“喂喂喂贝瓦尔德要做的话到床上去啊这里硌死了……唔唔唔!”唇被对方封住,无法说出话来。
我觉得这里挺好的。丁马克看着对方用口型说出这句话,瞬间就炸了:“喂喂喂你没事我有事啊要是腰断了你赔我啊!”
好啊,那你,就来试试看吧。
好吧,我……早就不在乎了……(望天)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