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英西&普西的小段子……日常码文吧也是……(发点不是玩意的玩意……)

日常码文一[英西]
“亚蒂,今天的下午茶弗朗吉要来哦,你准备准备?”正在厨房忙碌的安东尼奥伸出头来对着正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的亚瑟说道。
“……啧,那个混蛋为什么要来啊!”柯克兰先生一脸不爽地放下报纸,刻意地忽略自家老婆对别人亲昵的称呼,要是按他平时的性格,可能早就开着推土机把弗朗西斯家给推了。
“诶?亚蒂?”安东尼奥没有听到亚瑟的回话,又伸出头来确认一下。
“我才不要那个胡子混蛋搅和了我和我老婆美好的下午茶时光呢,”亚瑟趁安东尼奥不注意从后边抱住对方,伏在他的耳朵上低语,“况且,今天是我的生日哦。”
“诶诶诶诶?我居然忘了?”安东尼奥突然回过神来,“想要什么礼物?要不要出去买个蛋糕什么的?还是我给你烤……唔……”
亚瑟已经伸过头来,堵住了对方的唇。
“我想要的礼物,就只有你。”
“那……”被人放开,安东尼奥还是忍不住问道。
“再提那个胡子混蛋就床上见。”亚瑟将白皙而又修长的左手食指按在对方因为亲吻而变得嫣红的唇上,撒娇似的嘟了嘟嘴。
“可是……”安东尼奥还想说些什么。
“……”亚瑟·柯克兰不悦地皱了皱眉,大概是时候调教一下自家老婆了呢。
“咦?!亚……亚蒂,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
好像这次的后果就是安东尼奥第二天没下来床= =……
日常码文二[普西]
“东尼,本大爷想起来了,今天可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呦,”基尔伯特突然从座位上长身而起,以常人匪夷所思的姿势走到和自己隔着一堆桌子的安东尼奥的身边。
“……啊……”安东尼奥似乎在出神,基尔伯特这过来的动作才把他唤醒。
“欸?东尼你怎么了?”基尔伯特头上顶着肥啾,十分关切地问道,“你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
“没有啦,”安东尼奥的神情仍旧是愣愣的,“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东尼你到底怎么了啊?奇奇怪怪的……”基尔伯特奇怪地问道,“还是今天又是什么令你伤感的日子?”
“基尔,你居然能忘记?”安东尼奥刚刚想说些什么,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住口了,笑着拉起对方的手,“好啦,结婚纪念日的话,我们就去看看买些什么吧?”
基尔伯特皱了皱眉,似乎知道安东尼奥之前是想起了什么,一步步走进对方,直到把对方逼到卧室的床上才缓缓凑近对方的鼻尖说道:“虽然那个时候的今天,本大爷是不存在了,但是现在,本大爷不还是活得好好的吗?”
然后肥啾识相地飞了出去,还帮着带上了门。
安东尼奥内心是无语的,这个肥啾啊,还真是为自家主人“着想”啊……但是此时他的下巴被基尔伯特紧紧地钳制着,根本动弹不得。
“不过呢,本大爷要告诉你一下,”基尔伯特血红色的眼睛里充满了危险的气息,“以后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和我说,不然,就会像今天一样,会受惩罚的哦。”
“……啊?”安东尼奥还是一脸的不解。
“没事,本大爷马上就会让你知道了。”基尔伯特坏笑道。
“诶诶诶诶我做错什么了嘛为什么啊?”
你唯一做错的,就是替我伤感。
我不过是一个身负罪责的恶人,却能够碰到你。
我好不容易才能够和你在一起,再也不要让你逃走了,再也不要了。
我经历了那么多的苦痛,只想你来帮我抚平,我看见了那么多的悲伤,只想你来帮我化解。
只有你能够有资格这么做。
啧啧啧,我这写的是什么啊……最近头疼得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哈这种东西就不要管了嘛!写着写着……剧情连贯这种东西就被我吃了233333333(够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