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多cp〗《男友力是个好东西,你老公有吗?》

*主cp为亮瑜、信邦、白云、药鱼/扁庄
*可能会有其他cp出没请注意,因为功力尚浅实在是做不到太多cp欢聚一堂(不是
*欢脱向,没什么剧情,很nc的还请各位原谅x
*其实很容易看出来吧标题就已经很nc了……慢慢更吧,不高兴每天都熬夜……
*本篇有点主信邦
01:媳妇儿要和我分了怎么办很急在线等
       庄周骑着鲲半梦半醒地游荡在河道,突然前方草丛动了一动,跳出了一个红色的身影。
       “……是韩信!”庄周睁开了眼睛,“又来偷鲲?”
       正当庄周不知道应该如何脱身的时候,突然一个绿色的药瓶子砸中了对面的韩信,然后韩信头上就出现了一个绿色的“1”。
       “越人?你来了!”庄周跑到了手里还拿着一个装着绿色药液的瓶子的扁鹊身后。
       “警告过你们多少次了,不许欺负子休!”扁鹊在全部频道里喊了起来,“刘邦管好你们家韩断腿!”
       “我管不了他了,你们要是打就给我往死里打!死了他自己负责!”刘邦秒回。
       压着气打完这一局,刚放下手机刘邦就看到了一脸讨好地凑过来的韩信。
       不爽。
       我不管我就是有小脾气了。
       “韩重言!和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偷鲲!上次怎么说的?”刘邦的怒气简直都已经快要可以拟人化了。
       “……要是再偷鲲,就分。”韩信乖乖地说道。
       “很好,今晚给我去睡沙发,明天我就搬回去住!”刘邦把对方推了出去。
       于是韩信大半夜的在QQ上发了条说说:“老婆生气了要搬回去住怎么办急在线等。”
       然后剩下的一个小时之内韩信收到了一百多个赞。
       “……为什么都没有人良心地帮我解决一下啊?”韩信觉得这可能就很气了。
       突然,手机屏幕显示有人评论,韩信激动地打开手机,然后他看到……
       刘邦评论了你的说说:给老子睡觉去,明天给我收拾东西:)
       看来是药丸。
       第二天由于还是要到学校去,刘邦倒是没有提搬家的事情,但也没理韩信,连饭也没给他做,背着书包直接出门了。
       于是韩信颓废着走到了学校。
       看着远处成双成对的男女、男男和女女韩信心里就不是滋味,整个一被霜打了的茄子。
       于是韩信来向李白取经怎么哄媳妇儿。
       “哄媳妇儿?就你家那个,就算你把整个宇宙都送给他,他都会说你有本事再送一个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好哄。”李白白了他一眼,“我家媳妇儿可好哄多了,给你演示一下……子龙!”
       “嗯?”远处正和别人交谈着的赵云回头走了过来。
       然后李白一把把赵云搂进怀里亲了一口。
       韩信:What???你怕不是在逗我???
       李白没怎么样,倒是赵云脸皮薄,双颊红得简直能滴出血来,然而一旁的韩信一不注意就被秀了一脸。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老子以前也是有媳妇儿的人!
       “我可帮不了你啊,你不如去观赏一下本年组的人气cp,人称真·学霸组的亮瑜夫夫啊。”李白像是嘲讽韩信一般地搂紧自家媳妇儿。
       没办法,病急乱投医吧。
       “诸葛村夫你居然又在我前面!”
       全年组的人都知道说这话的一、定、是周瑜了,为什么?还不是因为诸葛亮次次考试都压周瑜一头嘛,害得周瑜最好也就能当个第二。
       韩信躲在一边看戏,本以为年组第一居然也会有这么一天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人家诸葛亮大长腿向前跨了几步来到了周瑜面前。
       “考在你前面,只是因为想让你抬头的时候,眼中会有我的身影存在啊。”诸葛亮湛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温柔,“如果公瑾不喜欢的话……让它消失了也无妨。”
       然后周瑜就看到诸葛亮把手中的卷子和成绩单给撕了,碎片飞得到处都是。
       忽然被拉进人的温暖怀中,周瑜扁扁嘴:“好吧,暂且原谅你了哦。”
       一旁的韩信:woc啊这tmd也可以啊???
       两人走远了之后韩信走了出来,心想自己是不是无意间又被秀了一脸恩爱……
       “韩信同学!你怎么弄这么一地纸啊!给我收起来!”卫生委员的声音。
       “exm不是我啊???”
       然后韩信就把之前诸葛亮撕的纸给清理了。
       偷鲲是小事,被秀恩爱是小事,被坑是小事,被迫给人家收拾烂摊子是小事,可是媳妇儿跑了是大事啊!
       韩信叹了一个上午的气,感觉还是应该自己去想想解决方案。

论bgm是悲伤风格时写欢脱向的文是有多么难……

撕卷子和成绩单那个是我综合了我cper和我儿子的建议写的……有点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心疼韩跳跳啦……以及我也想亲云妹,我也想抱公瑾,我也想保护子休(行了你闭嘴)

评论(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