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白瑜】命中注定

01:紫狐(下)
        周瑜显然是没有料到会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吓得他差点一个踉跄栽进灌木丛里去。
        “小生是这山中紫狐,可否请教姑娘名姓?”紫色的双眼,紫色的双眼以及头上那毛茸茸的狐耳都显著地标志着眼前这位不、是、人。
        以及这笑容好像有点熟悉。
        不过周瑜没心思去考虑那个了,虽说拜师已经十几年,奇形怪状的东西也见过不少,如今碰到一只狐妖也没什么……只是……很难判断眼前这妖是善是恶,凭自己的力量,肯定是打不过他的吧。
        唉,要是师父在身边就好了,他一定会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的,哪还用得着自己在这性命不保。
        狐妖见眼前的小美人不说话而且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于是温柔地牵起周瑜的手,在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看样子姑娘是要下山吧,不知小生能否和姑娘同路呢?”
        嗬,这样子倒是和师父挺像。
        周瑜皱着眉把手抽回来,语气不太友好:“用不着了,还有,我是男的。”
        狐妖倒是没有任何惊讶地笑了,他要等着周瑜一会回来求他。
        周瑜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师父设下的结界外那些呲牙咧嘴的怪物。
        等等,没有人告诉我有这种设定啊???
        于是周瑜默默地退了回来:“那个……刚才的话你能不能当没听到?”
        “姑娘说什么,小生照做就是了。”狐妖轻笑道,“姑娘是想要小生保护你是吗?”
        姑你妹夫的娘啊,你耳朵白长那么大了,都说了老子是男的!
        纵然内心有许多不满,周瑜也没有说出来,毕竟眼下还要靠这狐妖才能出去啊。
        于是周瑜点点头。
        “那就走吧。”狐妖一把捞起周瑜,同时拔剑出鞘。
        周瑜反射性地闭上了双眼,同时紧紧地抓住了狐妖的衣襟。
        再次睁眼时,那狐妖已经在擦拭剑上的血液了,白皙的脸上也沾上了点点血迹,身边的戾气还未完全散去,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
        就像师父一样。
        周瑜沉默着收回目光,还真是没发现啊,原来,自己也是这样依赖师父吗,这次回来,就呆在师父身边不走了,反正能算的上是自己的亲人的,大概就只有他了吧。
        “谢谢。”
        狐妖的耳朵动了动,笑了。
        周瑜没想过,那笑容,和师父的,一模一样。

我发现这个破输入法一会师傅一会师父……

处女座的孩子哭了,写完了还得查一遍……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