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白瑜】梦(想不出来啥高大上的名字,就这样了)

*这是个脑残的段子
*极短,但我没办法一次性发上来
*最近亲身体验,感觉做梦是一件超级恐怖的事情
*前两天做梦和cper分了,醒的时候难过得一逼
*也算是有感而发吧
*关于天气……我是东北人,看着漠河下雪下得那么爽同样是黑龙江人我们这儿怎么还晴空万里呢balabala,于是老天可能听到了我的怨念然后就……具体天气就和文里面的一样
*看到了吧我是话唠,又没管住自己……好了请往下看吧
01:端倪
        十一月份,北方已是秋末冬初,洋洋洒洒的冰粒总算是携着冬天的寒意,混着那还未来得及凝结成雪花的雨从灰蒙蒙的天空中飘下来,在接触地面的一瞬间化为虚无,残留下来的只有些许水渍,搞得到处都是泥泞不堪。行人和车辆都小心翼翼地前行,司机和路人都把满腔对坏天气的怨气压在心里,开始自己一天的生活。
         周瑜走到楼下的时候才发现这鬼天气已经在下冰粒(因为实在是不能称之为雪)了,本想直接走的,又怕冰粒会把衣服弄脏,于是返身上楼取伞。由于周瑜家楼层高又没有电梯,这一来一去就费了许多时间,再到楼下时,距离班主任规定的最晚到校时间只有一分钟了。周瑜知道自己就算是用飞的也来不及了,一想起来迟到的人在走廊里罚站的情形,索性就给老师发了个短信说自己身体不舒服,晚些到校,自己慢悠悠地走到学校就好了。
         虽然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却还是黑得很,是一种诡异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黑,但周瑜却感觉很熟悉很熟悉,就像……
         就像梦里面,那种能够视物却又无法逃离的黑。
         周瑜叹气,最近可真是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殊不知,自己可怜的梦境已经被恐惧和悲哀给摄住,无法再向光明转变一丝一毫。



he绝对,已经写完了,但是是手稿,有时间我就会继续往下打字的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