燚姒宫祎。

Have we not stolen light from the blind and sound from the deaf?
Please don't hope that I can do anything.
越是强大的人,就越是孤独。
The stronger I am,the more lonely I will be.
除了青莲剑划出的轨迹,没有什么能够配得上那人淡紫色的高贵步伐。
等下去也没关系,等多久都无所谓,我很闲,目前的我,还有时间。
极圈居民,现已移居寒带,部分温带也常去,亚热带和热带绝对不碰。
中考淡圈,偶尔回归,坑可能填。
扩列请戳企鹅2987182390
雨落星殒工作室成员

表个衷心(大概

闭眼,那人墨色长发于梦境中流转,似黑夜般旖旎。
睁眼,那人血色双眸于夜空中凝滞,如月光般静谧。
那人雪般通透莹白的皮肤,唇边不知何时漾起的温润笑容,都令我痴迷。
那人血般艳丽禁欲的双唇,彼岸曼珠沙华一样的妖冶气质,都令我沉醉。
记忆中不知何时闯入的栗色短发,是心之归宿。
在背后不知何时出现的蓝色双眸,是心之所向。
琴声起,心弦亦随乐曲波动。
笑容现,双目亦随容颜流转。
千年前,他没有抓住你消散在风中的长发。
千年前,你没有等到他须臾着岁月的等候。
千年后,他牵起你的手,一如在梦境中的每一次。
千年后,你注视他的眸,一如在幻想中的每一次。
只因,无意间瞥见你倾城容颜,便误了终生。

(因为一种名为爱的魔法,让我心甘情愿陷入名为你的诅咒。)

——献给我最爱的白瑜

由于月考作文分数不高(反正本人不要脸地认为写得还算很不错啊),于是写了这个(依然不好?),因为爱白瑜,很爱很爱,爱得我作文都写不好了bushi
所以……啊哈,反正我爱白瑜,无论山崩地裂,世界末日

评论(7)

热度(53)